改革派笃信技术最终能解决终极问题,只不过需要时间的积累,靠直觉感知、是非判断无法优化这个世界!

王志安说“所谓改革,就是将讨论框定在技术范围内,少谈或者不谈终极问题。

改革派笃信技术最终能解决终极问题,只不过需要时间的积累。而革命派只热衷于讨论终极问题,对技术问题丝毫没兴趣。
他们认为只要终极问题解决了,所有的技术问题都将迎刃而解,这世界上就再没烦恼了。后者是白日做梦。”

下面是他的一篇文章,做进一步说明:

怎样的设计能够防止楼梯间踩踏? 作者;王志安

昆明一所小学发生踩踏事故,有媒体指责事发学校的楼梯过窄,据这家媒体报道,学校的楼梯间只有1.2米,这位记者可能以为自己找到了事故发生的原因,可殊不知,这个指责完全是望文生义。

事实上,并不是楼梯越宽就越不容易发生踩踏事故。楼梯踩踏的发生,取决于人流的速度,拥挤程度,前后信息的沟通,是否有人倒地等等因素。楼梯宽一些虽然有利于人流疏散,但当人数达到一定程度,这个宽度的增加就没有意义的,相反,太宽的楼梯反而有更大的危险性。因为一方面太宽的楼梯会增加人流的速度,速度越快,发生踩踏事故的可能性越大,另一方面,太宽的楼梯,也意味着人流中某个将要倒地的孩子很难抓到旁边的扶手,而有人倒地,是楼梯踩踏最致命的诱发因素。一旦有人倒地无法避免,滚雪球效应就会立即释放出腾腾杀气。

大家观察一下,地铁里的人流非常密集,但却很少发生踩踏事故,为什么?因为地铁的设计师知道存在这一危险,在设计的时候有意考虑了如何避免。

对于地铁来讲,短时间人流的聚集、同一方向疏散,以及较小的通道和楼梯,都和学校很类似,地铁设计师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不是想办法加宽通道或者楼梯,而是相反,将楼梯和通道做一些分割,使其变得更窄。更窄的通道,一方面可以减少人流中横向的交叉(横向交叉也很可怕,在行进中的人流,横向碰撞非常容易将人带倒);另一方面,就是降低速度。降低的速度,这是人员密集场所降低发生踩踏事故的关键因素。也是类似公共场所设计的重要安全原则。

对于昆明这次学校踩踏事件,最致命的原因在于楼梯间那个倒在地上的海绵垫,这个海绵垫绊倒了人流中下楼的孩子,因为当时已经足够拥挤,后面的孩子不知道前面发生的情况,继续往前拥挤,形成可怕的叠罗汉现象,悲剧至此发生。

就事论事,这是一起责任事故,倒在地上的海绵垫无人清理,体现了消防管理的疏漏,而不是楼梯间的设计问题。

但是,如果读过上面地铁设计的奥秘,学校的楼梯间也完全有改进的空间。事实上,这一事故也的确证明,我们的学校的校舍设计,还基本没有在设计中考虑防止踩踏的因素。只不过那篇报道记者的质疑方向,完全跑偏了。

真正的解决方案有二:第一,让楼梯间变得更窄,比如在1.2米的楼梯的中间,再建一道格栅。这个方案的缺点是不够美观,把学校弄得像地铁站。第二个方案,是在每层楼通往楼梯的拐角处,建一个减速隔挡,比如将原本两三米的通道,降为一半的宽度,或者设计一道门。这样,集中下课的学生,在进入楼梯间之前,速度就被降下来。而只要在楼梯间里孩子们的速度降下来,不会形成后浪推前浪的压力,即便有孩子在楼梯间摔倒,都很难再发生群体性的踩踏。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