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大热,活佛越来越多,怎样成为一个活佛?

藏传佛教大热,活佛越来越多,怎样成为一个活佛?

今天,拥有活佛、仁波切、上师之类头衔的人,在中国大陆极受尊崇,在网上,他们已经取代央视大牌主持人成为各种流行心灵鸡汤的制造者,在线下,高端成功人士如果不供养一位活佛、仁波切、上师或成为他们的弟子,饭局上都不好意思开口。

由于活佛不够用,大量已中断转世传统的中小寺庙的又纷纷恢复了转世,其中有的寺庙甚至中断了上百年。由此产生了遍地是活佛的景观。

不过,官方承认的活佛都有一纸地方宗教管理机关颁发的活佛证,早些年活佛证并无统一规范的样式和规格,有的像奖状,有的像结婚证。2010年后,活佛证的规格逐渐统一,其尺寸和材质与二代身份证相同,采用了莲花及字母全息防伪图案,除了个人和教职信息外,还有统一编号。

另外,2011年国家宗教事务局提出建立宗教工作基础信息数据库后,宗教教职人员与宗教机关财产信息一并被纳入上网工程,活佛的相关信息是联网的。

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
曾因《大花轿》名动一时的大陆歌手火风,在几乎已被人遗忘的今天,突然因为成了活佛而再度进入公众视野,不过,他已有了一个今天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新ID: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驻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寺。
一般观念中,只有信奉藏传佛教地区的孩童才有可能成为活佛的转世灵童,而且概率低到犹如中奖,火风是内地一个年已50的成年人,怎么也会成为活佛?
其实,成为转世灵童,完全不需要传统藏传佛教区的藏、蒙等民族身份,而且理论上人人都有中奖的可能——只要你有缘认识可以指认你是某高僧转世的大活佛。当然,前提是你足够有钱或者像火风一样有名才行。

刘一秒,李阳都在走宗教灵修佛教活佛这条路了
看来我得去跟个活佛成为他的弟子然后也办个活佛证才行

13世纪,噶举派首领通过对佛经的创造性阐释,首次创立了转世制度,解决了政教领袖巨大权力的继承问题。藏传佛教第一位转世活佛——噶玛拔希。
转世制度很快被其余教派效仿,不同派别转世制的应用范围也有差别,如格鲁派既有转世制,也保留了升级考取的格西制。但大体上各教派都采用了转世制。
有了转世制度,自然就要有一套寻找转世灵童的规则和程序,高僧去世后,人们根据其生前的暗示、遗嘱等到各地寻访灵童,灵童再经选拔、经院培养等一系列程序方可成为转世活佛。

由于宗教领袖享有巨大权力,各种势力都试图控制转世过程,很难避免宗教领袖总是在权贵之家轮流转世的情形。即使是很小的地方寺庙,转世也同样受干扰,若权贵争斗,往往会发生冲突。
一世哲布尊丹巴(主管外蒙古藏传佛教的活佛)死后,土谢图汗和车臣汗都认为应转世到自己家族中,最后交由雍正帝裁决到土谢图汗家族。
之后,乾隆朝制定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等,规范转世数量、范围,其中重要的两点——不得转世到大活佛所在的亲族,以及蒙古各旗长官家族中;活佛确认的权力收归中央,大活佛一律由皇帝册封。

活佛的收入来源主要有7个方面:1、国家给的工资、2、诵经、讲经的收益、3、在民间行医、绘画、雕塑的收益;4、调正民间纠纷时接受的布施;5、知识产权收益;6、接受赠与的财产;7、公民享有的其他财产所有权获得途径,如遗产、存款利息等。

在1990年代以前,工资是活佛们重要而稳定的收入来源。由于有较高名望和社会地位的宗教上层人士(多为活佛和高僧)都在政协、宗教协会之类国家机关任职或兼职,故他们与公务员一样,依照其行政序列中的级别,享受不同等级的固定工资和福利待遇。
此一阶段的活佛数量非常有限,虽然按国家宗教相关管理规定,活佛必须驻寺庙,但已经出现一些具有活佛身份的人在城市过着世俗生活。

1990年代开始,港台一批明星和富商兴起了供养藏传佛教的活佛、法王、仁波切、上师的热潮,随着内地宗教热,汉地有钱的布施者很快成为藏地寺庙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而内地无数渴求心灵抚慰的信众使得越来越多的活佛进入内地都市传播佛法。
仁波切突然迎来了春天,活佛自然也迅速多了起来。
2007年,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并实施《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

活佛在汉语世界的无上尊崇地位,其实多少来自误读或误译。
受《西游记》等作品的影响,汉族民间社会对佛教的理解,形成了金刚、罗汉、菩萨、佛——由低到高的等级排序,而活佛这个词无意中给人以现实世界中佛的含义。

在藏语语境中,并没有“活佛”这一称呼,相近的是“祖古”,指转世修行者。祖古往往也被称为“仁波切”—原义“珍宝”,用来称呼修行有为的高僧。

通常祖古们都会被尊称“仁波切”,但并不是所有“仁波切”都是祖古它还包括了通过个人修行,获得广泛尊重的非转世僧人。“仁波切”并不只用于人,有时器物也会被称为“仁波切”,比如大昭寺释迦牟尼像也被称作“觉窝仁宝哲”(Jowo Rinpoche),取其“珍宝”的含义。

活佛、法王、仁波切的流行,是内地宗教热的产物,由于内地宗教寺庙往往成为旅游和文化招商的品牌,一些名山古刹常曝出负面新闻,再加上传承中断,故在相对有闲有钱的中产阶级或更高阶层中,不少人更追捧藏传佛教
另外在佛教给人过度世俗化印象的汉地,藏地僧人的“转世”不但具有强烈的异域神秘感,其本身也增加了藏传佛教的权威、神圣和信服力。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