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性格相当于改变基因可以获得爆炸性的核能量,潜能开发的巨大能量在于心性的改变!

改变性格相当于改变基因可以获得爆炸性的核能量,潜能开发的巨大能量在于心性的改变!

周鸿祎老了吗? 2014-11-05 孕峰

近来圈子里关心这个问题。跟几个人吃饭都聊起。其中有大公司的VP,也有投资人,还有拿出周鸿祎生辰八字做测算的。

我不知道周鸿祎有没有老,跟这种大佬也不会有深交,更没有360的公关来勾兑。但我觉得这是个好问题。好问题一般比较难得到好答案。因为好问题的答案都比较有价值,比如是否入qihu这只股票;但正因为有了利益心,回答往往是主观意愿的投射。

想说说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好意思,顺手拿老周做个标题靶子。

一个人生,可能会走两条曲线。当然人的能力有高低,命数有贵贱,但各自都会有各自的曲线,只是振幅和峰值不同。比如周鸿祎有他的曲线,高点是百亿美金的市值;峰兄也有自己的曲线,高点可能就是一年多挣几万块。

第一条曲线是能力曲线。也就是把自己先天后天积累的势能都释放出来,逐步学会更多的东西,具有更大的能量,然后在职业上划出一条美丽的增长曲线,一条上扬的抛物线。

周鸿祎做的产品越多人用,普及越快,市值越高,这就是一条增长曲线。峰兄的思维越成熟,写的文章越多人看,发起的私董会越多人参加,也是一条曲线。

但一条曲线一定有下落的时候,或者一定有进入瓶颈期的时候。这就体现为qihu的股价许久不动了,甚至还在跌。体现为孕峰公众号的订户数不长了,峰哥的文章也没那么能启发人了。

一条抛物线的轨迹,是由初始的那个力所大体决定的。一棵树能长多高,是由种子大体决定的。

当这第一条能力曲线到达瓶颈时,另一条曲线就开始了。我称之为性格曲线。人总是在意识到自己能力的瓶颈时,开始反思自己的内核。一般而言,敏感一点、通透一点的人,就会从性格里去找原因,其他人,就止步了,第二条曲线恐怕只能留到下辈子去开启了。

性格曲线,本质就是改变自己这颗种子的基因,比如从一颗矮小的灌木,变成挺拔的松树。基因里具有爆炸性的核能量。

一旦性格上突破,能化掉自己的旧性格,开启一种新性格,吐故纳新,那么他对能力的吸纳和养成就会到一个新的阶段,就会重新开始一个比第一条曲线高得多的第二增长曲线,第二春。

第一条曲线是术,第二条是道。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或者说,第一条曲线是不断打补丁,第二条是换操作系统。

我太极的师父年轻时问师爷,怎么才算入门。师爷说,性格变了就入门了。几十年后,等师父真的在倍受挫折后收心敛性,才突飞猛进,才真正体会到师爷这句话的意思。我另一个老师,也有类似的经历。

为什么这个转变具有核能量?各人经验不同,切入点有不同。我提出一个角度供参考。

有一个宗教用语叫法器。也就是说,你这个人,是不是能够接受大法,取决于你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法器。假如你是满的,你就不适合。只有你是空的,你才适合,大法才能沁润进去。

那些还在能力曲线上急速上扬,心高气傲,不可一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的上升期的年轻人,很难是法器,因为他们太满了。他们的确每天都在学习新东西,但这些东西都只是术的层面,他所能理解和接受的层面,跟他所在的曲线协同的层面,是不断打补丁。而比这个层面更高,甚至与这个层面相反的东西,底层操作系统完全不同的一套,他们就会急迫的反对,他们理解不了。

只有当上升期结束,老的能力不能解决新的问题,就开始心气下落,习性收敛,开始深度、完全的反省、反思、自责的时候,人就开始空了,这就叫虚心,这个时候就成法器了。他就能开始去尝试理解和接受与老的意识截然不同、相违背的一套东西了。而一旦他能走上这条路,他就开始化性了,也就是自我否定、涅磐新生。

净空和尚年轻时,有一次去请教他的哲学老师方东美,学佛法有没有捷径。方东美看看他,然后半个小时没说一个字。净空就呆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不知道方东美什么意思。直到半小时后,方东美才冒出来一个字:“有”。

后来净空才明白。方东美那半个小时的沉默,就是把净空的浮躁习气给降下来,让他彻底的虚心,直到看到他静下来了,心空了,成了法器了,才开始告诉他答案。他才可能真正把这个答案接纳到心里去。否则,都是耳旁风。

孟子那句老话就好理解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恶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是在干嘛呢?让你虚心,让你成为一个法器,让你否定自己,化性,涅磐。

金庸小说里常有这种场景。有一种很牛掰的功夫,有9层,但你练完第1层,想练第2层,得先把第1层的功夫忘掉,或者蜕掉、毁掉,才可能练得了第2层。等如此反复9次,你就是一个没有定见、在取舍间随脚出入、无象也无我的人了

其实,这就是周鸿祎老说的那句话。想要成功,挥刀自宫。

回到那个原始问题,周鸿祎老了吗?我的远距离观测是,他可能处在第一条能力曲线的末端,也就是产品、市值、势能遇到瓶颈。与此同时,他很可能已经处于第二条性格曲线的起始端,也就是外在似乎没变化,但内在的反思和否定机制已经启动,正在加速进化的时期。

不是所有人都能开启第二曲线,极少数人能走完第二曲线。茫茫人海,化性的人有几个呢?曾经的成功人士,能化性的就更少了。周鸿祎那句话后面还有一句,即使自宫,也未必成功。

所以周鸿祎是不是老了,他自己最清楚,外人可能一概都是主观臆想。当然可以从360的新产品里找出蛛丝马迹,但更靠谱的方法,窃以为,你去问他身边的人,老周脾气是不是小了,是不是更爱笑了,骂人是不是少了,看人的眼神是不是变了。诸如此类,才是内核聚变的直接反映。

其实你看雷军,若不是07年辞职后的一段沉潜期,会有后来的小米,今日数百亿美金市值吗?熟悉雷军的人也可以想想,2007年和2011年的雷军,是不是在性格、世界观、基本姿态上有不同?

当然,这不是说,在第二条性格曲线上产生核聚变,就一定体现为公司的更大和市值的更高。毕竟,商业上的追求,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有把商业成功看得很重的人,才会在核聚变后依然在这上面压上自己的大部分能量。

比如,陈天桥,远距离观测,我相信过去几年盛大市值下跌,被普遍看衰的时期,他是很可能经历了内在的核聚变的。这体现为他对商业的看法变化了,对盛大、对游戏的看法变化了,他做商业的手法和生活的方式变化了。他更坚持一些内心的法则了,而抛弃了一些我们外人以为重要的方式。

比如,张朝阳,在前两年抑郁期,也是多少经历了这个变化。你现在去看他说的话,跟一般的企业家大概是两个样。我一直关注他在朋友圈里的信息,其中有静气。同样是做企业,他的心态跟别人可能真有不同。这是生命的本质的不同。

大人物如此,再小的小人物也是如此。峰兄这一段时间写的文章少了很多,外在也没什么新东西,很久都不敢也不愿骂人了,合理推测,这是老了的节奏,枯枝落叶了,第一条能力曲线到头了。

但我自知,外面没变,但里面一直有变。外面在收缩,里面可能在成长。就算再过一年半载,完全搁笔,从行业消失,那也不证明这一定是老死了。也可能是不再需要能力的外化了,换了一种生存的方式。

练中国的内家拳,一般都要站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里面在动,在进化,萌发。走太极,也是,你看他松、沉、柔、慢,但里面意气涌动,转换迭荡,云蒸霞蔚。生机就在这一动不动和松松柔柔里生发出来。外面人看不见,但谁做谁知道。就好像蚕茧,外面看死尸一具,等到他化蝶飞翔,你才知道惊天动地的涅磐就在死寂的表面下完成了。

这些文字不是给答案,而是给思路。一家之言,期望在喧嚣时节,带来一点从容,润润心。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