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经济的奋起,个性化的需求,抓住一个切入点做到极致!

体验经济的奋起,个性化的需求,抓住一个切入点做到极致!
曾经有个法国汉子,喜欢在instagram上看大胸妹子,时间长了,他就自己做了个小网站,专门抓取instagram里的“胸照”,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流量倍增。后来那网站高价被欧洲某内衣霸主给收了。

宝岛台湾有一个腿模网站,打开之后全是各式各样的大长腿,让你目不暇接触目惊心。
这两个网站初看都比较业余,但却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抓住一个切入点做到了极致。反而是东瀛国那些精美的AV已经在国内日渐式微,至少很难再出现武藤兰白石瞳这种知名女神。

其实可以看到在互联网时代,人们个性化的需求,已经很难通过工业时代的标准化产品来满足了。大家想要一种超越期望,能给体验者打上深刻烙印的感受。

那满屏的大胸妹子,那整页的大长腿,其实跟秃黄油给人的第一印象没什么区别。

都是那么的霸蛮!

罗胖曰:
很多人都以为,互联网的玩法就是各种“没节操”、“秀下限”。
一份牛逼的销售文案至少应该做到:
1,视野够高。这个很难,慢慢学,总会有进步。
2,场景够实。足以让消费者产生代入感,进入可以决策的情境。
3,混搭够奇。不妨细品上文中“老干妈”那段。
4,至于“青楼”之类的桥段,建议慎用。有趣和下流之间的分界,细如发丝。

=========================================
当李师师遇到老干妈:青楼就是你的菜
2014-11-24 快刀青衣 罗辑思维

不久前,罗胖神秘兮兮的对我说“跟你说个好消息,我们要卖一个跟你成名作有关的东西。”

我是快刀青衣,现在是罗辑思维无节操团队的一员。年初的一篇小文《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一座青楼》刷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看到罗胖和脱不花的表情,我内心的第一反应是“要正式进军情趣用品市场了?”

当我拿到了一罐完全可以称之为青楼菜的秃黄油,脑海里响起了古人的教导“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青楼重建人人有责”。

秃黄油与青楼菜

著名吃货沈爷是这么介绍秃黄油的:

秃黄油,苏州方言,“秃”字,即“只有”或“独有”之意;“黄油”者,高纯度之蟹粉也,不容一丝蟹肉混迹其中,因而不同于夹杂了蟹肉的蟹粉。出蟹后只取蟹膏蟹黄,加熟肥膘末,以葱、姜爆香,再用黄酒闷透,高汤调味,复淋猪油并洒胡椒粉而成。

 

看完这段介绍,我第一反应就是“逼格太高”了,绝对是青楼菜的调调。

我们从无数的野史和古装电视剧中知道,每个城市都会有一座标志性青楼,每个客人的花费大致等于嫖资(包含住宿)+酒水钱+饭菜钱+点歌费+打赏小费。这几项主要开支中,纯粹的嫖资收入并不多,因为姑娘人数有限,花魁又不能频繁接客以免掉价。所以青楼想要财源广进,必须要把饭菜当做经济支柱。

从古到今的名妓中,大部分都有一招绝技傍身,嗯,除了韦爵爷的母亲韦春花。例如秦淮名艳董小宛,最拿手的是拿盐和酸梅腌制各种鲜花,例如秋海棠,例如梅花,例如桂花,负有盛名。这要是放在现代,一定会让我们由衷地感叹一声“好一个文艺绿茶婊”。

但当年,青楼菜就意味着必须不计成本丧心病狂一切只为了讨客官欢心。

秃黄油与老干妈

秃黄油与屌丝女神老干妈,就是典型的互联网精神与工业社会的对比。

秃黄油,选择最好的蟹在最佳的食用时间里,只取用蟹膏蟹黄,保质期只有一个月。无论从繁琐的手艺还是从保质期来看,这都是追求极致不可复制的匠人精神。

这年头,可不仅仅做手机需要有情怀,沈爷这种资深吃货一旦有了情怀,真是太可怕了。说“用互联网思维改造大闸蟹”,这话显得又过时又LOW,但秃黄油这个东西确实是个奇葩之物。

传统思维里考虑的应该是如何加大螃蟹券销售、如何加快物流流转。而只有为了吃而努力的人,才想去做秃黄油这种神物。

秃黄油永远不会像老干妈一样成为超市货架霸主,就跟老干妈也难以理解秃黄油的败家一样。

体验经济的奋起

曾经有个法国汉子,喜欢在instagram上看大胸妹子,时间长了,他就自己做了个小网站,专门抓取instagram里的“胸照”,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流量倍增。后来那网站高价被欧洲某内衣霸主给收了。

宝岛台湾有一个腿模网站,打开之后全是各式各样的大长腿,让你目不暇接触目惊心。
这两个网站初看都比较业余,但却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抓住一个切入点做到了极致。反而是东瀛国那些精美的AV已经在国内日渐式微,至少很难再出现武藤兰白石瞳这种知名女神。

其实可以看到在互联网时代,人们个性化的需求,已经很难通过工业时代的标准化产品来满足了。大家想要一种超越期望,能给体验者打上深刻烙印的感受。

那满屏的大胸妹子,那整页的大长腿,其实跟秃黄油给人的第一印象没什么区别。

都是那么的霸蛮!

 

在这里不说味道,因为秃黄油绝对不是一个每日每夜都陪伴你的食物(多吃对健康无益)。老干妈是你在家里洗头,而秃黄油应该是你的女神在高档酒店里给你做的一次专业洗头按摩。等很多年后,那对体验的回忆已经远远超过了肤浅的味道。

你可以不爱吃,但你不能没吃过,要不怎么装逼呢?

想想看,在万物凋零的冬夜,你和你的小女友在床上相依相偎着,她突然说“我饿了!”作为暖男你总不能说“多喝点儿开水”吧。所以你爬起来,蒸上两碗白米饭,打开一罐金黄色的秃黄油,香飘满屋。你温柔的说:“来,吃点儿蟹膏。”

你把蟹膏换成麻辣烫或者老干妈,试试看还有没有这种格调呢?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