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杀不死我的东西,只会让我变得更强大,进化是自然选择

那些杀不死我的东西,只会让我变得更强大

在中国,周期性的大饥荒让那些特别能吸收食物能量的中国人活了下来。
在丰裕时代,这种能力成为一种诅咒。据说,中国糖尿病的发病率明显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那些让你活下来的东西,也可以让你变得更脆弱,优势变成劣势。

流风:现在癌症导致人的死亡率非常高,而且越来越多人为了治疗癌症倾家荡产最终也只是多活几年时间而已。随着年纪的增长发现越来越多亲戚,村里的人死了,而80岁以下死于癌症的占大多数,这跟环境,食品、医疗水平有关也跟心态有关,癌症是基因突变在自己身上,什么时候变成遗传基因让后代有天然的抵抗癌症的基因或许还需要几代人甚至更久之后才能看见,基因突变对于环境剧变的时代显得有点反应过慢了,但如《超体》里面所说细胞都会竭尽所能让自己的DNA遗传下去的,进化是自然选择,偶然中的必然,人类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

—————————————-
坏身体,带来好运气 作者:沙伦·莫勒姆

血色病是欧洲最为常见的遗传疾病。在正常情况下,我们一旦摄入铁元素过多,身体会自动减少对铁的吸收。但血色病患者却停不下来。过量的铁会损害关节和脏器,甚至导致衰竭死亡。

从进化的角度看,让我们的更强大的基因能随着人类的繁衍传递下去,让我们更脆弱的基因很难延续,因为携带它的人通常早早死掉了。那为什么血色病这样的杀手会得以代代相传呢?因为它也有好的一面——帮我们挨过瘟疫。

1347年后,鼠疫横扫欧洲,2500万欧洲人暴毙。鼠疫最常见的感染方式是侵入淋巴结,死亡率高达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据记载当时的欧洲成了人间地狱:“父亲埋葬了孩子,妻子埋葬了丈夫,兄弟一个接着一个死去。似乎只要呼吸一下,或者看上一眼,就会感染上瘟疫。没有人为死者哭泣,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将是谁。死者如此之众,人们悲哀地认为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了。”但末日并未来临,这场瘟疫没有夺取所有人的生命。有些人死了,有些人即使染上也能幸免,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和铁元素有关。

人需要铁,细菌也要,感染必须摄取足够的铁元素才能继续。患上血色病,其余细胞都因铁含量过高死去,有一种叫“巨噬细胞”的白细胞却极度缺铁。巨噬细胞是免疫系统中的巡警,这样一来,它不但能有效隔绝感染源,还能包裹着病菌将其活活饿死,大幅提高了人体对瘟疫的抵抗力。

它会在中年之后夺取你的生命,但没有它,你或许活不过明天——血色病就这样帮助第一代“患者”度过了灾难,争取到了繁衍时间,在一个个疫病爆发期占尽优势。随后的三百年间,血色病基因携带者的比例不断增加,类似于十四世纪的瘟疫大流行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紧随血色病之后,欧洲第二常见的遗传病是“囊性纤维化”。当突变发生在两个“对偶基因”上时会致病,严重到让很多患者年纪轻轻就因肺病丧命。但如果突变只发生在一个“对偶基因”上,这样的人将被称为携带者,不会出现任何症状。这些人占欧洲后裔的2%,突变给他们的赠礼是——能更好地抵御肺结核。1600年往后的三个世纪,足有20%的欧洲人死于肺结核,可见这是多么珍贵的遗传馈赠。

一种疾病可以是对另一种疾病的防御。漫漫进化途中,我们人类是自助者,在困局中突变,在试错中完善。人体用来抵御外敌的遗传性疾病也远不止一两个,凡大规模存在于基因中流传至今的,我们都有理由拂去死亡的恐惧,确信它们的善意——

“那些杀不死我的东西,只会让我变得更强大”!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