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细节的创新,也许就会启动一个巨大的市场。

一个细节的创新,也许就会启动一个巨大的市场。

你的公司有“细节总长”吗? 罗里·桑泽兰德罗辑思维

为什么政府要花费60亿英镑来提速欧洲之星列车,而不花十分之一的预算,请顶级名模为乘客们提供波得路堡红葡萄酒,让旅客们享受整个旅程,这样政府能省下50亿,说不定乘客们还会要求火车减速呢。

公路上树立起一些小标识牌,持续闪烁着限速的数字,并根据你是否超速呈现一个笑脸或者愁脸,为什么这个小东西预防车祸的效果会比贵得多的测速机更有效呢?

这里有一种奇怪的失衡,在机构和组织解决问题的时候,往往倾向于选择花钱更多的方案,但效果却往往成反比。

行为经济学表明,在人类干预和行为改变之间,其实存在着严重的比例失调,那些能够真正改变我们行为和态度的事,其实不需要花费其看似所需的财力或物力。

比如维珍大西洋航班头等舱里的盐和胡椒调味瓶(下图),他们看起来十分可爱,又无足轻重。

有趣的是,每个人看到它们,心里都会偷偷地想,说不定我可以把它们带走,然而,当你拿起它们时,会发现底座刻着这样的话,“盗于维珍大西洋航班头等舱”。

多年以后,当你早已忘记当年坐的是波音777还是空中客机时,你会记得那段有趣的话和那次经历,即使那时你是一名“小偷”。

比如斯德克尔摩一个名为Lydmar的宾馆电梯里,电梯里有一串按钮,看似平常,然而它们代表的并不是各个楼层,而是写着车库、朋克、蓝调等,它们是供你选择电梯的音乐风格。

这个花费至多在500到1000英镑,但说实话,这比绝大多数我们曾住过的酒店更让人印象深刻,尽管在那些酒店你常常被告知所住的房间才被装修过,耗资50万美元,但那不过使它显得和你住过的其他酒店客房一个样而已。

人类的自夸心理让我们总觉得重要的问题,要用看起来重大且十分昂贵的方式来解决,这造成机构中负责解决问题的人往往拥有巨额的预算,而一旦有了巨额预算,人们便不由自主地寻找费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当今世界,重大问题被解决得很好,而细节问题,类似于用户连接口的问题却解决得十分糟糕,同时,在解决这些细节问题时,人们往往陷入一种僵局,因为那些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人往往位高权重,整天忙于思考“战略性”的问题而不是实际地去解决。

而且我也发现,我们大家都喜欢生活在一个符合机械理论的世界里,所有的事物都可以通过数据清晰地在电子表格上表示出来,而你在事物上所花的时间,将与你的收效成正比,但是其实很多情况下,微小的改变也可能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的。

如果我们承认这一点,许多事情的解决将会变得更加容易。当今我们缺乏的正是那些有着巨大权力却分文没有的人,我希望在这日新月异的世界中,能出现这样的人才,在每个公司或者政府组织中担任“细节总长”,不需要用豪华的预算,便可获得最好的效果。

本文由 杜敏 根据TED视频,Rory Sutherland《在细节上下功夫》为罗辑思维编写。

很多朋友都在预言——
艺术品进入家庭,是下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
对的。
可是据我所知——
很多家庭之所以不选择在家里挂画,
是因为不愿意钉子破坏墙面。
这个问题的解决应该不难。
一个细节的创新,也许就会启动一个巨大的市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