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丑就不能犯错,晓得不?傻逼和牛逼的区别真是一线之隔

人丑就不能犯错,晓得不?傻逼和牛逼的区别真是一线之隔

话说去年某光头明星与某帅哥明星吸毒被抓后,网络上比较了看客们截然不同的反应,各路网友纷纷扼腕叹息:“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呀!”当然这个看脸的世界也呲牙咧嘴地展示他森森的恶意:“人丑就不能犯错,晓得不?

其实何止是现代,你以为在古代长得丑就好混吗?

罗隐是唐朝末年最有成就的诗人之一,其诗传布甚广。宰相郑畋的女儿对罗隐的诗歌非常喜爱,朝夕咏诵,手不释卷。郑畋很赏识罗隐的才能,见女儿如此痴迷于罗隐的诗歌,就想着凑合凑合他们俩。

他借故将罗隐请至府中,让女儿隔帘相亲。谁知那罗隐长相丑陋,郑女顿时惊呆了,不忍直视啊,连那些以前爱不释手的诗句都变成烫手山芋,赶紧往外扔了,从此不屑一顾。

难道以貌取人真的是穷鬼猛兽来着?这还真值得思考。不管是摆在明面上,还是隐在人性后,以貌取人都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历史现象,但却奇怪的一直被人们的理智所否定,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屡屡被否定却否而不定?

《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一书中提到,男人在千分之几秒的时间里就可以凭外貌决定是否受某特定女子吸引。科学家表示,若因此批评他们太肤浅并不公平,因为这确是基因演化的结果。

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祖先的喜好甚至习惯,都会以表观遗传的形式在DNA上打上印记,比如“高大威猛者生存力强”“丰乳肥臀生育力强”的认识会一代代传下来。

从生物学角度解释,我们择偶时之所以倾向于“以貌取人”,是因为我们希望能把优良基因传给下一代。这项研究说明,有美丽脸孔的女人能投男人生存本能所好,被男人认为生育力强,能够多养育孩子,延续家族生命。

而多项研究也表明人类可以在毫秒间迅速从对方的脸上获得其所需信息,第一印象是人类在数千年进化和社会生活演变中获得的感官能力。其中很多关键因素都与美貌和激素联系在一起,帮助人类辨识出一些吸引人的特质。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研究人员针对第一印象的准确率展开了一项研究。在事先采访了一些男性后,研究人员将他们的照片展示给女性看,要求她们通过第一印象判断其中哪些人私生活最混乱。

结果表明,判断准确率高达60%。换句话说,如果在婚恋网站上寻找另一半,相信自己的直觉可能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除了准确度较高外,这些判断耗时也非常短,几乎连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因此我们称之为“直觉”。

当然,你大可不信邪,立志要与这些“基因”“直觉”抗争到底,维持你“外才不足、内才有余”的不平衡感,成天不修边幅,邋遢见人。

如果你还觉得以貌取人是有一些道理的,相信“三分人才,七分打扮”的生活哲学,那咱看完就赶紧整整自己,“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这年代,咱当然能一边赚钱养家,一边貌美如花,是不是?

本文由 杜敏 为罗辑思维编写。主要参考材料:李秉鉴《趣话古人的以貌取人》;齐亚凤《以貌取人科学不?》;《新科幻》杂志《“以貌取人”与生俱来》。

罗胖曰:

借着长相这个话题,再啰嗦几句关于答案和方法的关系。
答案是通用的,而方法是具体的。
答案是确定的,而方法是机变的。
答案是别人的,而方法是自己的。
比如——
长得丑的人,就各种艰难;
长得美的人,就各种讨巧。
不公平?不正义?不服气?
这个时候,没有答案。
这个时候,有用的只是方法。

====================================
谁欺骗了大夫?

早在19世纪前,欧洲科学家就注意到一种叫“婴儿猝死症”的诡异病变。在某些不幸的家庭里,父母将看起来健康活泼的小孩抱上床,盖上毛毯。第二天早上却发现孩子已经死了……

一开始大家纷纷猜疑:是父母施以虐待了吗?或者完完全全是谋杀?似乎都不对。可“健康的婴儿在睡梦中,因为未知的理由而死亡”,这样的解释未免太瘆人了。

今天我们知道,“婴儿猝死症”与怀孕时胎儿的脑损伤有直接关系,此外还有各种复杂的原因。但在19世纪,一切还蒙在鼓里。病理学家们摩拳擦掌,纷纷展开了合乎逻辑的研究,他们将猝死的婴儿仔细解剖,并与“正常”婴儿的尸体比较。一比之下,发现是惊人的:猝死婴儿的胸腺比“正常”婴儿大得多!

“有些胸腺‘异常’肥大的婴儿,晚上睡觉时,胸腺压迫气管造成窒息”——这个结论看上去无可挑剔,却包含着致命的错误。问题就出在“正常”婴儿的尸体上。

19世纪,供解剖用的尸体有两条来路。一是贼人挖坟盗尸,卖给医学院。有钱人家的尸体很难挖到。面对炽盛的盗尸之风,他们早做防范,三层式的厚棺材装备起来,拥有“防盗专利”的高档墓室也华丽登场。上流人士的墓园甚至还提供“停尸服务”,让尸体在严密看守下腐烂到毫无利用价值的程度,再下葬。相反,穷苦人家的尸体却因睡不起棺材,被草草掩埋在乱坟岗中,轻易落到了盗尸者手里。

第二条获得尸体的途径是仰仗政府对科研的支持,所得尸体一般来自贫民院,或取自公立医院中一贫如洗的死者。

这就意味着病理学家解剖台上的“正常”婴儿,大多来自穷人家,通常是因为长期拉肚子、营养不良,或肺结核等毛病而丧命的。恶劣的成长环境和慢性疾病早已让他们的胸腺萎缩。——原来,根本不是猝死婴儿的胸腺太大,而是所谓的“正常”婴儿胸腺太小了!

当时没人意识到这些,错误的假说不断朝有害的方向发展。一些激进的医生开始搬出一大堆理论证明它,有的医生更进一步提出防范“婴儿猝死症”的建议,这听上去也完全合理——我们为什么不趁早切除孩子的胸腺呢?

或许因为手术切除的难度太大,不久,聪明的医生想出了变通的办法:用放射线照射胸腺,使它缩小。这对预防猝死毫无效果,却留下了一连串恶果:据估算,之后的几十年里,有数以万计的甲状腺癌病例涌现,因为甲状腺就在胸腺旁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正常的胸腺到底有多大”——问题看似简单,回答时却需要一份特殊的智慧与谨慎。你不知道自己信赖的样本是否已受到了污染,不知道自己惯于引用的“正常”到底是不是某一因素影响下的变异。更麻烦的是,宣布什么是“标准”之后,你就很难再以客观的态度看待任何不合“标准”的事物了。

本文由 赛娜 为罗辑思维编写,素材来源:(美)罗伯特·萨波斯 著《斑马为什么不得胃溃疡?》

“愚昧”和“无知”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人生而无知——
但是咱们可以查资料、搜度娘、问靠谱的人。
如果错了,可以不断纠错,就像上文里的医生那样。
而愚昧就不同了——
他们更愿意去相信隔壁的李大爷、张小花的奶奶、电视上穿白大褂卖药的王主任。而且深信不疑。
所以,傻逼和牛逼的区别真是一线之隔:就看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在相信什么样的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