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心理学,被讨厌的勇气,如何活得更自在?

阿德勒心理学,被讨厌的勇气,如何活得更自在?

为何我们活得不快乐?因为我们都缺少了被讨厌的勇气!
在这世界上,有许多的人选择活在别人薄薄的两片嘴唇当中,他们做许多自己其实不想做的事,他们勉强自己,只因为害怕做自己会被人讨厌,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
但,做自己说的容易,又该怎么做呢?我要怎么在做自己跟与人相处上找到平衡点呢?
老师简介:
陈彦宏老师是国内少数同时具有NLP【神经语言程式学】催眠、团康背景、与销售实务之创意讲师;NLP及催眠背景让他的演讲直指人心,团康的经验让他的课程活泼有趣而销售实务让他的课程易学易用。
近年来陈彦宏老师的教学足迹扩及两岸三地、星马地区,以其数十年之教育训练实务经验,对于沟通、激励、销售、创意、服务与团队整合均有独到见解。 赶快来听听今天的访谈内容。

点击下载mp3访谈音频文件>>

想立刻看被讨厌的勇气重点吗?请找寻你感兴趣的段落!

02:11 – 什么是NLP?为何全球500大企业都在学?
06:50 – 阿德勒心理如何让你活得更自在?
12:05 – 该如何运用目的论,让自己真的超越正向思考?
18:06 – 当NLP与被讨厌的勇气结合,会怎样呢?
24:21 – 面对令人害怕的改变,我们该怎么面对?
58:54 – 总结

=================================
访谈内容:

小安老师:今天要跟大家介绍心灵类排行榜第一名,也是大家非常热门的书叫“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是属于阿德勒的心理学,我们今天邀请一位NLP专家,将用不一样的角度来探讨阿德勒心理学,让我们欢迎NLP专家陈彦宏老师。

陈彦宏:大家好,我是陈彦宏。工作是协助企业做员工培训,而我主要在研究NLP(神经语言程式学),NLP是我们人类行为的说明书。

我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NLP,1970年创始人John跟Richard发现人常说潜能无法发挥,事实上,假如有一本说明书可以让我们按表操课,那我们就能发挥这些天生的能力了。

所以他们当时就去观察和模仿一些优秀的心理学家,包含:家族治疗、完形治疗、催眠治疗…等等,整理他们的行为模式,渐渐发现人的行为不像是我们认知上的不可预期,甚至是有一些逻辑和步骤,我一直不喜欢用电脑来形容人脑,因为人脑比较复杂,但NLP研究发现,人脑和电脑有些运作的模式是类似的,我们在电脑输入一个讯息,就会接着输出,人脑也是一样。

有时我们讲一句话,对方就会开心;我们做一个动作,他就会沮丧、在意,而这个模式若能有系统的整理,将对我们在人际上的互动、情绪管理或者做销售及其他事情上,都会很有帮助。

前阵子我朋友拿出了全球500大国际企业名单,他发现这500大企业中,光是受过我NLP训练的就有10几家。尤其在欧美国家一些我们叫的出名字的大型企业,他们都要求这些主管必须学习NLP课程,因为NLP是研究人的行为模式,当你需要跟人互动、需要领导人、带领人时,它是很有帮助的。

安:陈老师今年是不是会到商业周刊的业务讲堂中开讲?

陈:商业周刊在2013年邀请过我一次,那时我谈的是NLP运用于销售领域,当时他们请学员做课评,结果我是当时最受欢迎的讲师,他们今年举办的是将历届最受欢迎的讲师找回来,也的确,我今年还是运用NLP的技巧去谈在跟客户互动时,要如何缩短成交的时间,让成交速度加快,甚至中广最近也邀请我去演讲如何用NLP做人际的沟通。

这几年,如果你有去逛书店,会发现NLP的相关书籍越来越多,因为有越来越多人想要了解。既然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面临人际沟通的问题,不管是亲子、两性、老板或同事之间!到底我要如何更了解人的行为模式?更了解人性?到底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跟他沟通?进而产生影响力?我觉得那对每个人都很有帮助。

安:那能不能也请老师来谈谈最近很红的阿德勒心理学?

陈:我前阵子办了导读会谈阿德勒-“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我非常喜欢,甚至在看完后,还一次拜读完阿德勒的其他著作。我先跟大家介绍阿德勒,在这本书畅销前,我相信很多人没有听过阿德勒,包含我在内,而讲到心理学家,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弗洛伊德,所以在一开始,我们先来讨论弗洛伊德与阿德勒在心理学上有哪些差别。

弗洛伊德是传统心理学的主流学派,概念是事情发生一定有原因,因此在弗洛伊德学派的心理治疗中,当你进到心理医师的诊疗室里,坐在轻松舒服的椅子上,他会开始问你很多的问题,寻找你小时候是不是有创伤,或是过去有什么经验没有被满足,或是小时候是否有突发经验,造成你现在的状况?

弗洛伊德的概念是,假如你现在不敢上台做剪报、不敢上台演讲,我们就来探索,也许是小时候上台时,被同学笑而造成创伤,或者小时候曾因说错话,而导致不敢向别人表达。找到经验,解决经验,对你此刻的状况和经验就会有帮助。

阿德勒的概念是,比较不在乎这件事发生的原因对我有什么影响。他说:“你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的。”甚至创伤、难过都是有目的的,你不是因为男朋友对你不好,你才难过,而是因为你难过,所以创造出你男朋友对你不好的情境,让你可以难过。这听起来很哲学。

为什么我会说在看阿德勒会感觉似曾相识,这与我当时很喜欢学习NLP的原因有关。NLP比较不在乎事情发生的原因,它在乎的是从这刻开始,我能做些什么?因此未来会有些改变。
以我们刚才的简报例子来说,传统弗洛伊德的心理学上,你不敢上台做简报,你可能需要去思考以前是否有创伤?进而去解决,好让你现在能做突破。
而NLP认为,现在不敢上台做简报,你该做的是我现在可以做些什么改变?好让我上台做简报这件事情能做的比较好,我可以改善这个问题。

因此NLP在现今,尤其企业当中非常受到欢迎。因为你不敢上台做简报,你的主管上司并不会在意你小时候是否有创伤,他在乎的是你的工作需要做简报,你需要去调整,进而让你的简报可以做更好。

我们再结合阿德勒学说,事实上我不敢做简报的这个行为,我是有目的、有动机的,我的目的是避免失败、避免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这可能都是我的目的,因此我结合刚刚的NLP,我现在要做哪些改变?当我可以清楚了解我的目的是什么时,因为察觉到,我就可以做调整,让上台这件事情可以同时满足我的目的,改变也许就会因此发生。

阿德勒学说我觉得很棒的是,他让一个人不会那么宿命,弗洛伊德的概念听起来就有点宿命,“正因为以前发生了什么,所以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正因为小时候父母亲没有好好照顾我,所以我现在不敢跟人互动;正因为小时候上台被同学用异样眼光看待,所以我现在不敢上台,或者不敢在人际当中,自在的表现,我们不能说这个概念是错的,但如果以NLP的角度来谈,它有很多假设前提,它不是定律也不是定理,它是可以被挑战的。

就像刚刚弗洛伊德的学说是原因论,跟阿德勒的目的论,我觉得这两件事都可以被挑战。可是真的每件事情的原因论都可以影响我这么大吗?我可以去挑战它。阿德勒的目的论也是可以被挑战的,“我正因为以前发生什么事,所以才这样!我哪知道我现在的状况有什么目的?我真的没有目的,我没有想那么多。”这是可以被挑战的。
所以NLP用一个很好的方式来解释这叫“假设的前提”,它不是定论,而是一种假设,但我喜欢这个假设,当你相信这个假设,这个学说对你是有帮助的。
我喜欢阿德勒目的论假设是因为,它让我觉得我的人生是可以自己负责的,我是可以不需要那么宿命的,我的未来可以因为我愿意改变而变得更好、更不一样。

刚好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跟大家分享,我参加了一个讲师社群,在社群里每一个人会轮流举办聚会,我们的社群中有100多人,每次聚会少至30~40人,多至70~80人,刚好这次轮到我与伙伴在下个月要举办聚会,由于我们很担心报名状况,所以在之前做了一系列的铺承,将邀请哪些大牌讲师、有什么活动,每个星期都铺陈一些新讯息,同时在母亲节当天开放报名,只有50个名额,也许是因为这样的铺陈,在母亲节当天12点开放报名,到当天晚上11点,就全部额满了。

以我主办单位的角度,我应该很开心,就像江蕙演唱会被秒杀一样,我说我们难得办一个活动就秒杀,可是对我而言,我又学到一个很好的课题是,从不能开始报名之后,有很多不一样的意见来了:“为什么要让大家去抢呢?我们都是成员,都是社团会员也有缴年费,为什么不能让每个人都参加呢?每次活动都要抢,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缴年费啊?缴年费就是代表每个人都有机会的,我们觉得这次的活动很棒啊!我们每个人也都想参加啊!为什么只有50个名额呢?”开始有各式各样反对的声音传出来。

对我而言很开心的是刚好这阵子在看阿德勒的书,同时我有NLP相关背景,这时我就从阿德勒的角度去思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这些声音出现的目的是什么?

第一个目的可能是希望我们这个社群越来越好,否则他也许不用提出来。
第二个目的是,这个活动这么好,你不让我们参加,很可惜啊!
当我从目的论去思考时,我就不会把这些反对声音当做是让我困扰的事情,于是,我在一个网路平台当中,第一个感谢大家支持这次的活动,我们很难得有一个活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秒杀了;第二个,我可以理解大家的目的,比如说,理解大家的目的是为了社群越来越好,同时感受到大家觉得此次活动值得参与,也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去认可其他成员的目的,接着才提出解决方案,比如:我们接下来会清点是否有人重复报名,或是搜寻大一点的场地,我的目标是,既然大家这么踊跃,那只要大家愿意,大家都能够参与!

用NLP里的一句话来解释阿德勒的学问,“所有的行为背后都有正面的动机。”也就是,所有的行为它可能都是负面的,但它的出发点都有正面的目的。所以如果我把NLP的学问和阿德勒的目的论结合,我就可以选择啊!我就会发现人是可以选择、可以改变、可以决定的,所以我们选择看待每件事情背后的正面出发点和目的,如此我就能比较自在。我在处理这些信时,我不仅有学习,我遇到这样的状况又能更从容的去回应。

阿德勒这本书叫“被讨厌的勇气”,其实并不是鼓励大家要去做被讨厌的人。我在一开始看到书名时,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有一本书要鼓励大家被讨厌,不是大家都想要成为一个被喜欢的人吗?为什么要鼓励大家被讨厌?它里面有一句话很棒:“所谓的自由就是被别人讨厌。”所谓的自由,我更深刻来解释这句话就是,有时我们会觉得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这么自在?

有时我跟朋友去看电影,我是很融入剧情的人,看电影会跟着哭、跟着笑,那时朋友说我很夸张,我也开始想着,对!我好像不应该情绪这么容易表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我的情绪,可是在我看完阿德勒-被讨厌的勇气后,我更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心时就大笑,难过时就哭,因为这就是最真实的自己,所以,被“讨厌的勇气”想告诉我们的是,它不是要鼓励你被讨厌,它要鼓励你做很多事时,不见得要先想那么多,“他会不会这样想?”、“他会不会这样看?”

我们人的一生不是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也不是活在别人的嘴巴里,你管别人怎么说?你管别人怎么看?你就做最自在的自己!而当你很自在的展现自己时,别人反而会特别喜欢你!他会觉得这个人不一样,很有人味,不是机器人,好像没有感受、没有感动、没有挫折。

我昨天看到一个绘本画家,画了忧郁症这件事,他说世上有很多的朋友可能都有忧郁症,但我们看不出来,因为有两个最容易掩盖武器,第一个叫做“笑”,第二个叫做“我没事”,所以当朋友跟他互动时,他就要笑笑的,好像我没事,因此我们没有发现对方需要我们的关心、我们的协助,可是人总有一天撑不住了,当他爆发我们才去说你怎么会这样?你要早点说啊!你说的话,我们一定会站出来、陪伴你的!

其实很多时候当事人想太多了,我们怕被别人讨厌,我们没有办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我们要表现出我很好、我没事,因此,很多在最需要别人的时候,别人并不知道,而在阿德勒这本书里,让我看到一件事,我甚至也在我的网志中写了一篇文章,因为我的粉丝团是针对业务员的,所以写了这篇文章,也是这本书给我的一个反省,我说:“业务员,你需要有被拒绝的勇气。”很多业务员为什么不敢做销售?因为害怕被拒绝。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如果你没有开口,你永远不可能成交。在你还没有开口前,就算没被拒绝,也是没有成交的,你开口之后,就算被拒绝了,顶多是回到你没有成交的状态,你一点损失都没有,可是你开了口,不小心成交了,每一笔订单你都是赚到了,那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勇气?

这本书里面提到了一句话,我非常喜欢也常用来鼓励我的学员,它说:“人只有在觉得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会有勇气。”

换句话说,我刚为什么说业务员害怕被拒绝?因为他没有勇气去开口,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提供的产品很有价值,他不认为自己跟其他的业务员不一样,他不认为自己很有价值,他不认为自己的服务很有价值,因此他没有勇气开口,也害怕被拒绝。

在生活当中,我们有太多这样的经验了,以刚的例子来说,为什么你没有勇气上台做一个简报?你的老板要你上台做简报,这次简报就靠你了!你说:“我不行,我不行!”事实上在你说我不行的时候,你有一个目的,你没有看到自己真正的价值,你认为上台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做好,你认为上台后,没有办法扮演好简报者的角色,因为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所以在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会轻易的放弃、畏缩、担心、害怕,这本书中有句话:“光是你的存在就很有价值。”这句话让我有很深的思考,我们总说每个人在社会中都像是个小螺丝钉,每个螺丝钉都很重要,可是每当我们说这句话时,好像都是在说别人,对别人说,你这根螺丝钉很重要!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反过来想,只要我们存在,我就是一个重要的螺丝钉,我就有价值,我就应该要发挥出我的价值,当每个人都能看见自己的价值时,我们的社会才会进步,你更有勇气突破,我们才会改变,你才会愿意开始跨出你的舒适圈,去尝试不一样的生活,套句阿德勒的话来说:“你才会有让自己改变,变得更幸福的勇气。”
安:对。但很多人都会说,我的价值是什么?我价值的意义又是什么?也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过。

陈:我自己很喜欢这本书,也鼓励公司的同事都看这本书。
有位同事看完这本书说:“老师,我觉得这本书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一本,我应该要再多看这本书几次。”他觉得每一次看都有思考的点。这本书的封底有段话:“问题不在于世界是什么样子,问题在于你是什么样子。”也就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将决定你的未来、你的生活、你的人际关系。

你认为你是一个积极的人,就会表现出积极的样子,过充满积极的生活;你认为你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人,你就会表现出我这个东西又做不好、又失误、又粗心大意了。人可爱的地方在于,我们会不断的去证明我们是对的,我喜欢一句有点直接的话:“人到死都在证明自己是对的。”当你相信自己有价值,你会证明你自己有价值;当你不相信自己有价值,你也会证明自己没有价值。

如果以阿德勒的目的说来讲,你这辈子的目的是来帮助别人的,你可能会像台东卖菜的陈树菊太太一样做很多善事,因为她认为人生下来的目的就是来帮助人,但如果你认为你人生的目的,生下来就是还债,的确也有很多人认为自己的宿命生下来就是还债,我就是上辈子欠他,我这辈子才会这么辛苦,所以阿德勒这句话说的很好,他说:“问题不在于世界是什么样子,问题在于你是什么样子。”也就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终将拥有那样的生活,那样的人生,那样的未来。

这本“被讨厌的勇气”是一本容易阅读的书,他用故事的型式来叙述。
有一位年轻人对这世界充满好奇,血气方刚,他听到一位哲学家说:“问题不在于世界是什么样子,问题在于你是什么样子。”甚至说:“你所有的创伤都是有目的的。”他实在无法接受,所以去找这位哲学家,事实上他是要去踢馆的。

这本书里分成5大章节,这5大章节分别是第一夜、第二夜、第三夜,这边的夜不是页数的页,而是夜晚的夜。

这个年轻人第一个晚上去找这个哲学家跟他讨论,我觉得中间有一些哲学的辩论,在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晚上,透过这个对谈,你会慢慢了解阿德勒学说到底在说些什么,阿德勒的目的学,甚至有人称之为勇气心理学,因为他在鼓励你活的更有勇气、更自在,那到底对我们有什么帮助?我们现在就从第一个夜晚谈起。

它的第一章节,叫做“否定心理创伤”,光是这个主题,很多人看到了就会觉得:“天啊!心理创伤就是心理创伤啊!真的就是小时候有发生一件事情,所以我现在才会这样啊!我怕水是真的!因为我小时候差点溺毙了。”

那为什么要否定心理创伤呢?它里面有一段话,我觉得为阿德勒学说做了一个很精准的定位,他说:“如果只聚焦在过去的原因,想用他来说明一切的话,就会落入决定论的框架中。”也就是说,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已经决定了我们的现在和未来,并且无法动摇。其实追究的不应该是过去的原因,而是现在的目的!

阿德勒并没有否定过去的原因,他认为我们更应该追究的是,我现在之所以会有这个行为,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例如:生病,应该没有人喜欢生病,但如果我们从目的说来看,“啊~我生病是因为我之前做了什么事情,是因为我之前没有照顾好,是因为现在的环境…”,我觉得归咎自己之前是一种学习,但最怕的就是总归咎别人,那么你就永远无法改变。我身体不好是因为我妈妈在我小时候月子没做好,所以我身体一直不好,如果一直归咎,那么身体不好这件事,将永远无法改变;从阿德勒的角度是,你做的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你为什么生病?事实上生病是有一些目的的喔!例如:你生病的目的是要讨爱、讨关心。

我记得当年在国外上催眠治疗师的课程时,有一个案例是一位英国老太太,她独居,70几岁,她的身体大概每3个月就会有一次状况,到医院检查也没发现什么状况,总是住院个2、3天就离开了,她不是装病,可是很奇怪,她的身体有一个周期,每三、四个月就要进医院一次,后来透过心理学家及催眠治疗师的协助,发现她生病的这个行为是真的有目的的,她的目的是被关心,她每次只要生病,她的孩子和孙子们就会打电话来关心,甚至去看她,但她不是装病,可是因为她的目的被满足了,所以生病的这件事就解决了!但如果一段时间,生病的目的没有被解决,她又会再进入那样的状态,所以当时的催眠治疗师跟心理学家给她家人的建议是,要随时打个电话回家关心她,甚至有空就去看看她,当家人这么做之后,她生病的行为好像就没有了!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你遇到的挫折和困难,可以对照它里面有句话说:“问题不在于经历过什么事,而是如何解释它。”

安:怎么赋予它意义对吗?

陈:如果用NLP的角度来讲,我很喜欢的一个概念是,事情本身没有任何的意义,事情本身更没有所谓的情绪,情绪都是我们赋予意义之后产生的。

我们解读的方式不同,你就会带出不一样的情绪,也许同一件事情,不同的解释就会带出不同的感受,有的人就会解释为:“他就是要找我碴!他明明知道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很忙了,他还要丢一个这么重要的事情给我,根本就是要看我出糗。”

但也有的人的解释是:“哇~我的主管很看重我!他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他一定是很信任我的能力!”同样主管交办一件事情,却会得到不同的反应,而这些反应来自于你怎么解释这些事情。

所以重点不在于发生了什么事、经历了什么事,真正的重点在于,你怎么解释它?

我拿昨天在社群举办活动的例子来说,我也可以解释成这些人不贴心,办活动已经这么辛苦了,还丢出这些问题,明明早就提醒大家要报名,别人来得及,你就来不及吗?我也可以这样解释。

但我喜欢解释成他们是因为关心,想要越来越好,想要参与。你办的活动有这么多人想要参与,这难道不是件很值得骄傲和荣幸的事情吗?的确有这些不同的意见产生,但关键不在于经历什么事,而是在你怎么解释这件事情。

安:对,因为我们常常会掉入自我陷阱中,不是情绪很糟,而是觉得自己很糟,所以当你很清楚知道你的目的、解读、赋予的意义是什么时,你就不会被事件困扰住。

陈:它里面有一句话时时给我提醒,当我看到这句话时,我还停下来思考了一下,我觉得这个问题是现代人很容易碰到的问题,阿德勒说:“我们需要的不是更换,而是更新。”我觉得这句话对现代人来讲,更是当头棒喝!

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老太太结婚60周年,已经80多岁,所有的人都去为他们庆祝60周年的婚宴,甚至当地还有小报社去采访,这对夫妻算是模范夫妻,不会听到他们吵架和争执,结果一位记者问:“请问你们的夫妻关系为什么可以维持的这么好?现在的人动不动就离婚,为什么你们可以在一起60年?而且大家都知道你们很恩爱,感情很好。”结果这位太太讲了一句我觉得非常有智慧的话,她说:“最大的不同就是,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只要东西坏了,就会马上换新的,而我们那时候东西坏了,只要修一修就好了。”所以阿德勒说,我们需要的是更新,更新是指我们要不断的进步、成长和突破,而不是不断的更换。

安:我突然想到我身边的一个例子,也是一对老夫老妻,他们常常吵架,我也会想,为什么这么常吵架,可是也不会分开?他们说吵架都是为了对方好,是特地要为了增进感情才会吵架,所以他们目的的前提是为了对方好,每次吵完就会思考对方是为我好,才会去做这件事。

陈:不过我觉得这对夫妻真的很有智慧,用阿德勒的概念来说,每件事情都是有他的目的的,如果我们彼此都能了解对方目的的出发点是良善的、是为对方好,是为了彼此的关系好,在当下,也许你的手段或做法是对方无法接受的,但事后去回想,他的出发点和动机可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更好,或是为了维持这段关系更好,于是你就能慢慢的接受了!这就是阿德勒说的更新的概念。透过每一次的调整,越来越好,关系越来越好,事情的发生也越来越好,而不是动不动就我要换掉。

阿德勒也谈过,如果我们太宿命论,你会觉得自己无法改变,除非我有个全新的人生。所谓全新的人生是把过去的全部遗忘掉,把过去发生的事都一笔抹消,我才有办法过新的生活。可是阿德勒的概念是,他承认你过去的确有那些经验,那经验是事实,已经发生了,但关键不是发生什么事,而是你如何定义它,所以你可以给他不一样的定义。

我在辅导我的学员时,我很喜欢问一个问题是:“当一个人遇到挫折和挑战,甚至觉得有一个难关时,在这事件当中,你有什么学习?”当你去想有什么学习时,你就会去重新定义它,当他去思考“学习”,已经发生的就是事实无法改变,唯一可以改变的是你对它的定义不同,这件事情给你的感受就会完全不一样。所以你可以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事情,你可以把它定义成一个对你有帮助的经验。

于美人曾经讲过一句话:“人生没有一个经验是用不到的。”我很能够体会这句话,也许在当下的经验中,你会觉得为什么要这么苦?为什么我要这么挫折?为什么我要面临这样的难关?可是经过一段时间回头看,你发现因为那个经验,你学到更多,成长更多。

我在几年前曾因为一次脑膜炎住院,那次一住就2个半月,真的很辛苦,由于当时脑压过高,脑部发炎,医生固定有一个手术要在腰椎的地方,刺进一根很粗的针,引流出你的脑髓液,这时候脑压才会下降,这在保险里面是一个小型手术,可是我住院的2个半月里,光是这个小手术就做了40几次,每次做完就要平躺12小时不能动,因为有伤口,所以完全不能动,这是最辛苦的时候。当我回过头看这四年前的经验,我发现有时候我在分享、讲课、讲故事,会有些深度,会讲到人的心里面,让学员有触动,让听众感动,好像是生病之后才开始的。

那场生病给我最大的学习和获得是,让我对人性更理解,我对一个人在痛苦时会有什么感受我能感同深受;对于人际互动中,有很多人给予我协助与帮忙,让我体会别人为什么在适当的时候要给予协助,来帮助人。我现在看待那场病的目的是,它希望让我成为一个更有影响力的人,透过这场病,我的语言、沟通和人际互动可以更有提升与进步,这么说来,那场病的确是我人生很重要的礼物!

安:我有一个问题,常常在当下我们无法这么理智,都是事过境迁回过头看才会觉得自己当初怎么会卡在这里。你觉得这是需要透过训练才能养成,还是遇到这件事的当下就可以改变?

陈:其实改变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来谈一件事,为什么我们有时候当下没有改变?因为我们当下没有觉察。我自己认为觉察力是学习力之母,没有觉察到,人永远不会改变,如果以NLP的角度来谈觉察,觉察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对外的观察,例如: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环境有什么样的改变?这是对外的观察。

但NLP更在乎的是对内在的观察,例如:我们在做这件事情时的感觉如何?这是对内在的观察。NLP里有个技巧可以跟大家分享,叫做时光线,时光线是指我们发生的事情是有时间性的,例如:我在四年前生脑膜炎的那场重病,而现在我正在录这个节目,等等我要回办公室开会,这就是时间线。他有分过去、现在和未来,甚至我下个月的讲师活动即将展开。而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在“当下”,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去做调整。

我很多学员在当下无法做调整时会说:“老师,我觉得我这个关卡很难,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人生最大的关卡了!我觉得我卡住卡关了。”

我通常会这样回应:“你是否曾经也有这样的经验?在那个当下,你觉得好像卡住出不来,可是过了3个月或半年,回过头去看,你又会觉得好像也还好。”
应该有这样的经验吧?我相信每个人都有。

这时我会告诉他:“如果过去你有这样的经验,那我们现在来假装你已经是3个月后的你,或者半年后的你,请你告诉我,3个月后的你可能在做什么事?半年后的你可能在做什么事?那时谁会在你身边?你的心情如何?”

我会去请他们想像3个月后、半年后、甚至是一年后的自己,先去想像那时候过什么样的生活,在做什么事情?之后我会问他一个问题:“请你现在用3个月后,半年后的自己来看待你现在的问题,你有什么学习?或者你发现了什么?”

我刻意把他的思维拉到了3个月后、半年后的状态,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很有趣的事是,很多人会很神奇的说:“虽然我现在还是有点难过,可是我知道这个难过会过去的。”光是有这个察觉就很棒啰!或者我发现,我也许需要去做些什么事情,可以让我这个难过的时间缩短。我很认可一件事情是,人都会有情绪,情绪是必要的,但重要的是,当你有情绪时,你要如何透过自身调整?像我在谈正面思考,事实上正向心理学也是阿德勒喔!因为正向心理学也是告诉我们要专注在对的地方,也就是你需要去做“不同的定义”,这件事情的意思就会完全不一样。

在正向心理学里,我察觉到一件事情是,它很认同人可以有负面的情绪,但是正面和负面的最大差别不在于正面的人不会负面,而是正面的人一旦觉察到自己的负面时,他会很快的调整,让自己脱离负面,然后进入较正面的情绪;那负面思考的人通常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在负面,所以我们刚说觉察很重要!他没有察觉到,因此一直沉溺在负面情绪当中,如果用阿德勒角度来说,就是太乐在其中!

有些时候你难过是有目的的,小朋友在哭闹也是有目的的,他的目的是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他的目的是要讨抱抱和爱,而成人也一样。你会觉得为什么我已经跟你说了那么多次了,不过就是失恋嘛!为什么你要难过这么久呢?也许你的朋友正痛病快乐着,好像很痛,可是因为别人的关心、别人的在乎,让他好像有点满足,因此他沉溺在这样的情绪很久。

陈:阿德勒提到所有的烦恼都与人际关系有关。你可能有金钱的烦恼,为什么有金钱的烦恼?因为你担心没有钱你就不能过好一点的生活,这可能跟人也有关系,你不能买东西,不能让家人过好生活;另外工作上的困扰可能也与人际有关,家里的困扰也跟人际有关系,所以我觉得他这句话讲的很有道理,所有的烦恼都与人际关系有关。

我觉得里面有一个单元可以跟大家分享,他说:“你要学会割舍别人的课题。”有时候我会遇到忧心忡忡的家长,不外乎是他的孩子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和困扰,甚至近几年,我听到很多的家长会担心孩子出社会没竞争力,因为孩子的抗压性不够,基本上遇到说自己孩子抗压性不够的家长,我都会问几个问题:“他从小到求学的阶段,你有没有给他任何的压力?”大部分的家长什么事都照顾的好好的,给孩子零用钱、怕他没吃饱、怕他没穿暖,什么事都照顾的无微不至。

如果你在家里就没有给孩子压力,出了社会却要他有抗压性,我会觉得关键是我们好像要求太多了!你明明没有给他任何的压力,却要他出社会后,突然要有抗压性,它不能无中生有,他没有过学习抗压性的经验,他要如何变得有抗压性?

阿德勒:“割舍别人的课题。”这可以让我们更多人更自在些。你不是为了要满足他人的期望而活,我没有必要去满足别人的愿望,你不要因为你的父母亲一定要你成为怎样的人,然后你就要变成那样的人,你不需要对医学没兴趣,却因为父母而去念医学院,如果你真的勉强自己去念医学院,你也要清楚自己是有目的的,你的目的可能是要取悦你的父母,如果你的目的也是你能接受的,那你就去做吧!但如果你觉得你没有必要取悦他们,那你就没有必要以他们的眼光来活。

同样,别人也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期望而活,当别人不能如你所愿的行动时,你不可以因此而动怒,因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我常常在辅导一些大学生时,会遇到一个问题:“老师,我对他那么好,他要追另一个女孩、我对他那么好,百分之百投入,为什么他一直拒绝我?”甚至我们看到很多社会新闻,有可能他百分之百投入追求另一个人,再不断被拒绝的同时,他受不了了,就可能有些社会新闻的事件产生。

你有追求别人的权利,但对方也有权利去接受或是拒绝你。你要去对一个人好,例如父母对孩子好,是你愿意对他好,但对方是否能对你的好有相对应的回应?他是有他的权利去做回应的。你会担心,他这样出了社会没有竞争力,他这样以后会被别人看不起,这就是阿德勒说的,你必须要学会割舍别人的课题,这不是你的课题,而是他的课题。

如何区分谁的课题?阿德勒有一个很简单的方式,他说:“你要想想,因为这个决定而带来的结果,最后由谁来承受?”那就是谁的课题。

我前阵子遇到一个家长,她很担心,她说孩子不喜欢念书,整天喜欢跳街舞,她一直鼓励孩子要把成绩提升,儿子却说,现在也有很多人跳舞跳出自己的一片天空,可是这个妈妈还是很担心。我们用阿德勒的这句话来说,这个决定带来的结果,最后是谁承受?不管最后他是决定跳舞,还是决定用功念书,最后决定的结果是孩子要承受的,因为这是他的人生。因此,这是谁的课题?是孩子的课题,就不应该是父母亲的课题。

一样的,很多时候比如朋友很沮丧、很难过时,我们在安慰他,甚至安慰到最后还是一样沮丧难过,你最后生气了!“拜托!我们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是为你好,你怎么不知道?”可是,他想选择继续难过下去,对他有任何的影响的结果是你朋友的课题,不是你的课题。

这个单元让我学习到很多时候我们都期望成为拯救者,我要拯救你的人生,我要改变你,我要改变你的决定,我希望你过的更好,很多话在对方耳里听来是很有压力的,比如说:我就是为你好我才会这样说、我就是为你好我才会帮你做这么多,而这句话的背后也代表一件事情,我们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谁的课题,也因此很多希望自己是拯救者的人,最后成为了受害者,“好难过,为什么你听不懂?我为你想,你为什么还是这样?我明明都是从你的角度出发啊!可是你为什么无法理解?”、“我那么爱你,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如果你去看这本书,你可以去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也犯了这样的错误?我们难免会犯这样的错!而且我们还会打着一个冠冕堂皇的一面大旗:“我真的就是为你好!”可是,你为他好是你的决定,这是你的权利,你可以为别人好,但是不管你怎么对他好,那都是他的课题,不是你的人生课题。

安:我们请陈老师为我们总结一下。

陈:阿德勒这本被讨厌的勇气里,我建议大家去思考几个问题:

过去我们认为是负面的事情,以阿德勒的目的学来看,它是有正面的目的的,甚至你正在经历生命的低潮,你可以问自己,在这个低潮的经验当中,我得到什么学习?我有什么收获?因为没有一个经验是用不到的,也许当下你感受不到这个经验对你的未来有什么帮助,但只要你愿意去察觉这个经验的好处和帮助,我相信我们会缩短负面的时间、低潮的时间,很快走出来。

阿德勒说到,很多的烦恼都与人际关系有关,所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要学会去割舍别人的课题,那可能是你孩子的课题、另一半的课题、员工的课题、闺蜜、好朋友、好兄弟的课题,不是你的课题,但你可以对他们展开帮助,你可以协助他们,不管你如何的付出,请记得把人生的选择权留给对方,因为那是他必须要去学习的课题,而我们的协助是加分,但不要试图去改变对方。

安:谢谢陈彦宏老师跟我们分享阿德勒-被讨厌的勇气,谢谢。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