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是检验人才的一条最高标准,最难的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的问题和目标

创业是检验人才的一条最高标准,最难的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的问题和目标

以史为鉴,埋头苦干你最多也就跟老牛一样犁个一亩地而已,站在巨人肩膀上才能看得更远。
有时候,你的赢,是不是真和你有关,连自己都不是很确信。
创业最大的难度就是太自由、没方向。
在创业过程中,可能最难的就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的问题和目标。
目标明确对创业公司来说很重要,毕竟资源有限。

核心问题:树立一个简单可行的目标
如何做好一个创业公司CEO?我认为,最核心问题,就是能把创业情怀变成具体问题、封闭式问题。
这个问题越具体越好,像做一道数学题一样。

反向推演问题,创业的目标感就会变得极清晰。
反复就一个封闭式问题,来回推演。一旦具备这样的能力,创业就开始变得简单。虽然它不再像当初那么壮怀激烈,那么有情怀,但它开始变得有解。
有解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所以,CEO的核心是树立一个简单可行的目标。树立一个越简单越聚焦的目标,越好。尽管这个目标,可能在过程中,不断变化。

当你的创业用一句话讲不清楚的时候,就意味着出现了问题。
我现在就用简单这套法则,无往不破。
中国的事情,邓小平同志就用了三个字——GDP,或者转换为一句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
你的复杂度不会超过一个国家。
当你的业务这么复杂时,说明你的目标有问题。一定要用简单化思维确立目标,让目标足够简单。
你的资源是有限的。
一句话说清楚,整个公司看得懂,所有人不需要重复沟通,就知道需要干什么。

今天创业本质上,还是精英文化,成功率非常低。
创业成功的人,不是因为他多聪明,而是因为他能够不断改变自己。跟这个时代紧紧相扣,每一步都踩得准,才有可能在这样疯狂激烈的竞争中,不断成长,不断成功。

=================================

检验人才的最高标准,就是看你有没有能耐开一家公司

最近有篇文章挺火,大意是“切忌把平台当本事”。

的确,很多人在岗位上做得顺风顺水,很大程度是得益于平台的背书、组织的协作,换个岗位,换家公司,也许就会感到吃力。

在书单君看来,创业其实是检验人才的一条最高标准。

因为一旦独立去创办一家公司,意味着你每天都是背水一战,再没有人或组织可以成为你的依靠,你要独力扛起责任,完成从0到1的起步。

你原本自豪的沟通能力,究竟是不是好到可以让跟你创业的伙伴凝成一股绳?

你曾经是策划高手、营销冠军,如果白手起家,是不是还能做出大卖的产品?

能在市场汪洋中生存下来,才能证明你真有弄潮的本领。

书单君觉得,每个创业公司的CEO,都是身怀十八般武艺的特种兵,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

和大家分享一篇猎豹移动CEO傅盛在“傅盛High聊会”的演讲,作为创造了猎豹浏览器等多款知名产品的创业者,他的分享或许会启发你对工作能力的新思考。

如何当好一个创业公司的CEO?

有时候,你的赢,是不是真和你有关,连自己都不是很确信。

我见过可能做成一点点成绩的人。统一感受就是这件事太难!就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它难到,不可控性远远大于你自己的认知。

创业最大的难度就是太自由、没方向

我记得,刚从奇虎360出来时,给自己总结两句,“天高任鸟飞,海空凭鱼跃”。每天看着一个新奇的世界,充满好奇心。

过一段时间,变得迷茫,天太高,海太蓝,每天面临无数多选择。

天天看着人家起来,每天都在想,我的想法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有可能做不到。后来终于总结出来,创业最大的难度就是太自由了,自由到你很容易失去方向。

网上有一个帖子说,中国人从造原子弹到氢弹,只花了几年时间,比美国人、苏联人都快,但第一个造原子弹和后面再造出原子弹,难度是不一样的。

天上和地下的差距:

没有做出原子弹时,这件事能不能做成是不知道的,你没有这条路径。

当别人做出来后,你再重新造一颗,你知道,它可达。

你把范围急剧缩小了,变成了工程性问题。而开始,是探索性问题。

两个问题的难度,截然不同。

我越来越觉得,把一个问题变收敛,是很困难的一种状态。

最近我在读一本书,叫《爱因斯坦传》。虽然那是个物理学的盛世时代,但爱因斯坦为什么能在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呢?

其中一个描述让我印象深刻:

爱因斯坦很年轻就在想象一个场景:跟着一束光旅行会看到什么?

由这个场景不断在大脑里思考。逆向化思考。把物理学上极其开放的探索,变成非常收敛的、具体化的形象,思考出了相对论。

还有一个

从下降的电梯里,会感受到什么?

我突然发现,把一个开放式的问题,变成一个封闭式场景思考,可以使一个人的思维能力有巨大提升。

在创业过程中,可能最难的就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的问题和目标。

因为,我们在创业的时候,总是信心满满地认为,我要改变世界,我要成为最牛的人,我要做最好的自己。

我也一直用这种方式激励自己。一直到2010年,最困难的时候,当时在珠海,我才有了新的思考。

有一个记者去珠海采访我。问,你想把金山网络做成怎样的公司?

我说要全力以赴地做成一家超牛逼的公司。

他说这个不够。他说你知道吗?他举了对手的例子:

“比如‘那个人’。看着他天天打这个打那个,但他一直想成为这个行业前几名,甚至大佬。他会全力以赴,把一个问题,一个方向,变成一个目标。”

听了这句话以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前很多思考,是错误的。

以前都在想,如何做最好自己,如何变牛逼,看上去有目标,却把“状态”误认为“目标”,甚至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

核心问题:树立一个简单可行的目标

如何做好一个创业公司CEO?我认为,最核心问题,就是能把创业情怀变成具体问题、封闭式问题。

这个问题越具体越好,像做一道数学题一样。

举个栗子

有一款叫云麦好轻的体重秤,以前猎豹一个同事做的。现在几乎销量第一。

当时做到一个月六千台时,他说傅总接下来怎么做,智能硬件好火,大家都在健身,我也在做社区,要把这个链条做起来。
我说别扯了,你要把创业变成非常简单的问题。
体重秤一年多少出货?你能不能拿下一半市场。今天六千台,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十万台?没有做到前,全力以赴做。用价格、用设计、用所有东西,12个月之内看能不能做到?
如果能够做到,降到6个月能不能做到?6个月能做到,需要哪些资源,能不能像一道数学题那样列在那里?

想清楚目标,然后立刻做。

我问,做到六千台,为什么做不上去。他说,当时有一个配件出问题,生产没跟上。

我说为什么不是多条生产线?为什么不是每个配件上都有这种能力?

反向推演问题,创业的目标感就会变得极清晰。

反复就一个封闭式问题,来回推演。一旦具备这样的能力,创业就开始变得简单。虽然它不再像当初那么壮怀激烈,那么有情怀,但它开始变得有解。

有解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所以,CEO的核心是树立一个简单可行的目标。树立一个越简单越聚焦的目标,越好。尽管这个目标,可能在过程中,不断变化。
好目标的三个特征

1.简单

当你的创业用一句话讲不清楚的时候,就意味着出现了问题。

我现在就用简单这套法则,无往不破。

每次大家讨论业务目标时,只要说太多,我就说,你已经违反简单原则。

他说这个问题就是很复杂,我说你的问题会比中国更复杂吗?

中国的事情,邓小平同志就用了三个字——GDP,或者转换为一句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

你的复杂度不会超过一个国家。

当你的业务这么复杂时,说明你的目标有问题。一定要用简单化思维确立目标,让目标足够简单。

你的资源是有限的。

一句话说清楚,整个公司看得懂,所有人不需要重复沟通,就知道需要干什么。
只有90后、甚至00后才会简单。他们没有经历我们的培训。没有看到一个复杂的鼠标三个键、五个键,还有滚轮。Photoshop等等最难的软件,上培训课,才会用。

举个栗子

国内某款手机出来时,强调美,用了一个对称设计:左边三个键,右边三个键。

我说,这个设计最大的问题,就是摸上去不知道在左还是右。经常要想,左边是音量,还是右边是音量。

你们不要觉得,我是吹毛求疵。很多用户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按左,什么时候按右。

我们这种复杂从骨子里来的。如果不下意识对抗,我们会把复杂认为是美,是优势,是自己不可比拟的无与伦比的特质。

2.聚焦

我对布局这种词特别反感。我从来不认为,哪个局是布出来的。

我认为,聚焦一个点来回横切,形成一个足够高的局部高地,从这个高地上顺势俯冲,一举而成。而不是靠撒网一样,放出很多点,来做到的。

很多人说猎豹发展好快,居然上市了,几十亿美金了。他们的潜台词就是,你们怎么没有像瑞星一样消失掉,或者你们怎么能上市,海外怎么能做出来呢?

我说,我们只是抓住了一个看上去极其微小的核心机会。

那个微小的点,小到你根本就会忽略它。

当哈尔滨同学做的一个小软件,在美国排行榜前三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是个大机会。把全公司资源投入进去,做了一款极简单的清理软件。

从第一版到现在,按纽没有增加,一直四个按钮。当4个人,2个月,准备做第5个按钮,我说不准做。

为什么四个按钮,就是极简单的点上聚焦。
3.被验证

“被验证”非常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重要到你应该去忘掉自己是谁。

我们总在内心觉得,自己很专业,我才了解用户。其实互联网本质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

你一定要用数据,验证这件事情可行,你才可以真的认为它可行。

一定要放弃自己的想法。也许你会错失成为乔布斯的机会,但你有更多机会把这件事做成。

创业者一般最喜欢说,我比他们专业。我说,这个假设是错的:

第一,如果你的对手是大公司,就算他个人不比你专业,他的团队一定比你专业。大公司理论上能雇到最好的人。

第二,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有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变化了,你都不知道它变化了。

我们必须依靠验证。要用外在的事实,来证明自己。不要用内心的固执去证明。遇到问题,一定要快速转向。

怎么转向呢?小步快跑。

前两天,跟泉灵姐姐在硅谷看了一个创业团队。中国火箭发射一次5000万美金,那个团队要用100万美金,发射小型卫星火箭。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多少人?他说4个人。

我说怎么做到?他说,用3D打印,打印出火箭的发动机。传统火箭发动机的设计,加点火,再加试验,需要6个月以上的周期。但我只需两个礼拜,用3D打印机,打印材料,快速实践,改善设计,就有可能利用普通材质,做成火箭发动机。

我当时感慨,这个时代真是不断试错的时代。通过不断尝试,调整目标,把目标用互联网方法,逐渐清晰化。

小步快跑,不仅是互联网法则,更是整个人类社会进步的法则。

过去缺乏小步快跑的基础,因为生产成本太高。今天,不断快速尝试,能够找到自己的目标,并实验出结果。试错的本质是在增加经验值。

创业就是一个不停打怪,获取经验,不断升级的过程,等有子弹,再打BOSS,然后上市。如果每天都在研究琢磨,从不试错,就会被怪打死。
学会用外在改变内在

互联网,让你在短时间内,获取比别人更多的经验值。

经验值用来干什么?用来建立你对世界的认知。但千万不要盲目相信自己,你在做产品,做目标的时候,要学会用外在改变内在。

什么叫外在?就是眼见为实。

尤其作为产品经理,更需要用侦察兵模式,获取很多经验值,重新树立判断。这方面我有非常多教训。

当年,我们的产品经理跟我说,要做天气。我说天气有什么好做的?有什么值得做的?

当我看数据,百度移动搜索一半词汇来自于天气。于是我在所有产品上,加了天气提示。

为什么?因为突然发现我不对。

我出门就有车,从来不关心天气,必须很羞愧地承认这点。事实上太多人关心天气了。当我发现这件事这么重要时,花了很大精力在全球做天气。

我特别想强调这点。我们自己都会犯经验主义错误。为什么要重构?因为整个世界都在重构。

你要用外在的东西,改变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否则你就会停留在用过去经验判断未来。

认知差距是互联网唯一的壁垒

互联网没有任何壁垒,除了认知之外,就是思维模式的差异。

最开始都说互联网没什么了不起,就是一根破网线,传统行业觉得这个事情我也能做,纷纷进军的时候全失败了。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冲击是摧枯拉朽:你看出租车司机把出租车交给公司了。不交份钱了,直接加入滴滴、Uber。

这种认知一旦差别以后,就形成了时间的差距,你就变成了制高点,更多的资源迅速积累。

互联网极大地降低信息传播成本。极短时间内,能有引爆效应,有了引爆效应以后,开始变成雪球模式。

一定要知道认知差别的力量有多可怕。

这种可怕程度,就是让整个台湾和日本停留在上世纪。

举个栗子:
有一次,在日本见一家估值100多亿美金公司CEO,像个中学生一样。

跟软银前副总裁吃饭,大概60多岁。他告诉年轻人,你在这里任何地方,都能买到很多东西,享受最便利的服务。

年轻人回了一句,这也许正是日本互联网没有发展起来的原因:你们太成熟。成熟到思维不需要变革,也能享受很好的服务。

什么叫认知?就是无条件接受,你没有理由反驳,不必要反驳。

除了证明你能反驳之外,你什么都证明不了。认知差距是互联网唯一的壁垒。

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怎么调整自己的思维?我总结了三点:

1) 在自己的思维里,把开放式问题变成封闭式问题;
2)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根据变化极快的世界重构自己;
3) 大方向上,抓住具体机会,然后全力以赴。

今天创业本质上,还是精英文化,成功率非常低。
创业成功的人,不是因为他多聪明,而是因为他能够不断改变自己。跟这个时代紧紧相扣,每一步都踩得准,才有可能在这样疯狂激烈的竞争中,不断成长,不断成功。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