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吵的百分之九十的架都是同一个原因

你吵的百分之九十的架都是同一个原因

P.E.T.父母效能训练创始人,人本主义心理学家戈登博士指出:当对方有情绪时,我们要先关注对方的情绪,然后再谈及解决问题。
甚至,对绝大多数情况下,只关注情绪就可。当情绪得以流淌,对方自己会找到解决方法。因为阻碍我们找到解决方法的,通常不是能力,而是情绪。
当我们不被情绪捆绑,寻找解决方案就是一项技术性的行为,无论学习,请教,查找资料等等,我们都能专注于事情本身。
寻找解决方法的过程,正是成长的过程。需要做的是倾听和陪伴。面对对方的情绪,我们要做的是回应他说的事实,和他的感受。
所以,下次见到对方有情绪,放下你的逻辑,调动你的情绪,体会他,成为他,感受她,同理他。你就会是世界上最懂他的那个人,是让他想一生相许不离不弃的人。

这个深有体会,在对方失去理智不讲道理的时候你讲再多道理都是无用的,只要体会她当时的感受并且做出她那个情绪下最希望你做的事情,虽然对你来说毫无道理但只要你做出了她当时想做的事情才会让她的情绪变得稳定有安全感和认同感,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沟通,才能回归到理性。

情绪化的时候讲任何道理都是徒劳的,只有你做出了他们预期的动作后达到情绪上认同才能进行有效沟通,否则你讲的都是对牛弹琴
关键是有些你认为是无所谓的小事在对方情绪化下看来就是天大的事,你的禁言不作为反而更加激怒对方,适当的寻找让对方去情绪化的途径,协助对方一起找到问题根源反而更好
自己不带情绪是首要条件。

带情绪的讨论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女性一般遇事容易感情用事,就是文章中提到的她认为作为丈夫就该为妻子打抱不平。我们的相处之道是当双方意识到对方的言语夹杂了情绪在里面,那就由先生单方面中止讨论,禁言不做答。作为太太一方,可能看见先生对自己的诉求无动于衷可能会有所挑衅,这个时候先生一定要忍耐过去,最好是用微信把双方的矛盾点总结出来,平心静气的做出回应,该低头就低头认错,完了再提出意见理智处事。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不必要因为一些小事而争吵。

“逆火效应”和”确认偏见”相关,人会选择性滴把注意力集中于倾向于支持自己观点的论据。
当人在处理支持自己信念的信息时,会释放多巴胺,而遇到威胁自我认知到信息时,会激发愤怒、恐慌等负面感受,继而阻碍对新信息的理解和认知。人类进化过程中,一个人生存能力与他的社会关系有关。
我的观点和我的自我形象是什么关系?我的观点被质疑是否等于我被质疑?但这两点并不是能够简单剥离的,更多地涉及社会关系层面。一个人的自我认知是怎么形成的?
与家人沟通中的逆火效应,可能以对方的观点为基础,补充新的观点信息更加好接受,同时诉诸于情感,而不是仅仅强调科学知识理念。
意识形态图灵测试:你能不能假装自己是对方阵营的成员,阐述一遍对方阵营的观点,做到让别人相信你真的是那个阵营的成员?只有通过了意识形态图灵测试,你才算真正了解对方的思想和主张,那么你对别人的批评,才能让人信服。这种对立面的思考方式,能够更有可能去辨认自己的一些偏见。

==============================
> 作者树妈: 马瑞,P.E.T 父母效能认证讲师,心理咨询师,儿童沙游师。《把最好的自己给孩子》作者。完整版作者介绍回复关键字「马瑞」。

1,我们是这么吵架的

我和老公结婚以来,吵得最“惨烈”的一次架,是前年11月。

事实上,后来我发现,它也是世界上90%的人吵架原因的一个缩影

那天晚饭后,老公在家里忙,我一个人带孩子出来遛弯。

在一嘈杂小店门口,小树坐上黄鸭鸭的摇摇车,过一会,另外一个孩子也要坐,小树不肯让。那个孩子还没说什么,闻声而来的孩子妈对着坐在里面的小树大喊“出来,你给我出来!”o

才1岁的小树吓傻了,连哭都不会,愣愣的看着她。那个女人疯狂的拍打着摇摇车头,发出砰砰的响声。

这时候四五个大人围过来,看起来是一家子,对着我和小树,一起喊着:

“滚!带着你的孩子滚!”

我头皮发麻,颤抖着抱起小树逃离,走了很远还听到他们对着我们背影发出的咒骂声。

一路小跑回到家,委屈,又害怕,又生气,又恨自己太弱小,不能保护孩子。哭着跟老公讲起刚才的事,刚讲到他们一群人围上来,拍小树坐的车,老公一声断喝:

“大晚上的,你就不应该带孩子去那么乱的地方!”

“我和孩子在外面被欺负了,回来你不但不支持我,还要教训我么?”我的怒火喷薄而出

“我这是告具体诉你以后应该怎么办!我说的是对的你为什么不听啊?”老公也火了,估计我一脸鼻涕眼泪披着头发的样子也着实不能让人平心静气。

“我不需要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我需要你像一个男人一样支持我!”我的语气和动作,配得上“以头戗地”这个词。

“我正是支持你,才告诉你怎么能避免这种情况啊,你怎么不讲道理啊?”

看得出来,他觉得我非常不可理喻。

正是他“觉得我的委屈非常不可理喻”这个态度,深深的激怒了我,我扑到他的身上捶他。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推到一边。

—-

那天晚上吵到半夜,可怜小树在黄鸭鸭的摇摇车上刚受了惊吓,回家又被爸爸妈妈的战争继续侵扰。

我需要发泄的是我的委屈,不安,恐惧,我希望得到足够的安抚和接纳,这时候,如果有人对我说一句:“那么多人围着对你和孩子嚷,你一定吓坏了吧!真是难为你了!”我会双膝一软,扑倒在他怀里,像鱼儿回到温暖的海水一样安全舒适,也会对给我接纳的人,报以深深的感激。

老公给我的是他的建议:“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帮你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发生,给你建议避免下次再发生,这就是我给你对好的保护了。说漂亮话有什么意义呢?”

这是他的逻辑。

我的情绪纾解的需求,得到的却是理性的分析和建议,同一个家里的人,却在两个不同的频率沟通,一个是FM情绪,一个是AM逻辑。

这就是我们吵架的原因。
2、同样的原因,各家各户都不断变换演绎方式,呈现精彩大戏

> “老公,今天老板又骂我了,明明是同事犯的错误,总是让我承担后果,上这个班真的太受罪了,我一天都不想干了!”
> “当初不是你非要去这家公司上班的么?”
> “你什么意思啊?我活该是不是啊?你怎么那么缺德啊?”
> “怎么说话呢,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啊?”
> “事实就是,我明天就去辞职!”
> ……

听到这样的对话,躲远点,别溅一身血。

妻子表达的是对老板不公的愤怒和自己的委屈。丈夫说明的是事情得以呈现出今天这个局面的原因:

> 因为:你要去这家公司上班。
> 又因为:这家公司不好。
> 所以:你自找。

**以逻辑回复情绪,死得其所。**

如果老公能说一句:“同事犯错让你背黑锅,你太委屈了。实在不想干就算了……”。我敢保证,10分钟之后,妻子一定会温柔的说出类似:“其实我们老板对谁都那样,也不是针对我,既然收入还不错,就先忍忍吧。”这样的话。

当情绪被看到了,委屈被看到了,其实并不一定需要解决。

> “老公,我今天上班又迟到了,老板当着全公司批评我,真丢人。”
> “你是不是又打车上班了?每周一早高峰那么堵,让你坐地铁你为什么不做啊?”
> “还不是因为昨天给你洗衣服所以12点才睡,今天起晚了,你还教育我呢?”
> “洗衣服是洗衣服,跟坐地铁有什么关系啊?”
> “少废话,家里的活儿你从来不干,我天天跟保姆似的伺候你,白天还得上班,迟到了就挨批,这日子没法过了”
听到这样的对话,就可以在手机键盘上按下“110”三个数字,随时准备听到惨叫点击“呼叫”按钮还来得及。

妻子要表达的是因为迟到被批评的尴尬和委屈。丈夫说明的是避免迟到的具体方法。

*以逻辑回复情绪,自寻死路。*

如果老公的回答是:“当着全公司被批评,一定很没面子吧?来抱抱。”,妻子肯定会欢天喜地的继续帮老公洗衣服,而且下周一未必不记得去坐地铁。

当情绪被看到了,尴尬被体谅了,其实每个人自己当然能找到上班不迟到——或者说,解决自己问题的办法。

—-

照这个趋势写下去的话,画风会是:

男女大不同,男人不解风情逻辑坚不可摧,女性痛不欲生谁知女人心,吐槽一番,号召大家多多互相理解。

然而,并没有。
3,同样的吵架原因,可能出现在女人和女人之间

还记得去年我给爸妈报了个便宜的泰国旅行团。7天之后,爸妈回来吐槽,自费项目太多,看各种表演都要额外收费,两个老人额外出的钱比团费还要贵,妈妈很心疼,也有点生气旅行社唯利是图。

我觉得有点没面子:我给妈妈挑的团,结果质量很差的话,那不是我办事不利么?

所以不顾妈妈的情绪,开始气急败坏的跟她讲逻辑:

> 旅行社自费项目都是自愿的,只要他没强迫你,你就坚守主了,不就行了,干嘛要屈服啊!还是你太爱面子吧?
> 妈妈解释:“他们说如果不参加集体活动,就只能在酒店呆着,我们又不认识……”
> “他们骗你的!你们多几个人坚持不报名,肯定要安排项目的!”

我把本该对着旅行社发的一腔怒火都发在妈妈身上,妈妈心里的不舒服又加了我的责怪,一定很难受。

假以时日,我才懂得这个道理。

妈妈心疼多花了钱,还有对旅行社的抱怨,需要我看到和理解。如果我能呼应她:“妈,多花了那么多钱,真是挺心疼的哈。这个破旅行社,把咱们给骗了,以后我报名前一定不图便宜了。”

那妈妈心里该多舒服啊,也许反过来安慰我说:“好歹还是看了很多项目,人妖啊什么的,也没白花钱。”

以“如何坚守不额外支出”的逻辑,回应妈妈“额外花费的心疼和气愤”的情绪,这是我常常让妈妈受的委屈。

 

4,也可能出现在家长和孩子之间

小树在搭积木,还差一块搭不成大楼。到处找不到,从着急到开始抽泣。老公看到他在哭,走过去:

> “积木又找不到了?爸爸跟你说了很多次,玩具每天要自己收好,你总是乱扔,现在找不到了吧?”
> 爸爸不是白当的,他终于有效的把小树的抽泣上升为嚎啕大哭。
>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块积木么?至于么?男孩子别老哭哭啼啼的!不许哭了!”
> “不许哭了”这几个字,说出口的时候,是想灭火的水,落到地上却变成了火上浇的油。
小树哭的更厉害了。

如果家长能蹲下来,搂着孩子说:“只差一块就搭好大楼了,可是到处都找不到,真是急死了哈!”

情绪被看到之后的孩子,更有可能收敛哭声,靠自己的努力去找到那块积木。因为阻碍他的寻找的,不是能力,而是情绪。

以“收好玩具就不会丢,小事情不值得哭”的逻辑,回应孩子“找不到积木好着急”的情绪,这是我们常常让孩子受的委屈。

可见,虽然男性更擅长逻辑思维,女性更擅长情感表达,但是决定我们给回应情绪还是逻辑的,不是性别,是位置:

我们是拥有问题的人,还是倾听的人。
5,相对于“情绪”,我们为什么更关注“逻辑”

当问题属于我们自己,找人倾诉,表达情绪,需要安抚,人之常情。

作为一个人,我们的需求就是发泄情绪。但是自己有时候并不清楚。所以得到诸如“这还不是你自己当初要到这家公司上班的么?”的回答的时候,觉得那里不对劲,但是也并不知道不对劲的是哪里,只能用“我明天就辞职”来说气话。其实不过是为了强化自己的情绪,希望得到对方更多的关注而已。

当拥有问题的是对方,我们在乎的爱人,亲人和孩子,我们想帮他解决,归根结底是不希望看到他处在情绪之中,这让我们不安。

一种情况是像我因为拒绝承担妈妈旅行额外自费导致的内疚,所以尽量提供解决方案,以证明是妈妈的原因,而非我办事不利导致的。

另一种情况,是因为我们从小就被告知,有情绪是不好的。

我们经常看到,听到很多家长对孩子说:

> 有什么可哭的!别哭,妈妈给你买好吃的,再哭不理你了。
> 坏孩子才哭。
> 哭不是好孩子。
> 哭没有用。
> 男孩子不哭。

当从小听着这些长大的我们,终于成为一个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太情绪化”的成人。

这个世界赞美“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当我们有情绪的时候,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哭不是好孩子”的话,会代替父母自动播放。

然而,我们能控制的只是情绪的表现方式,但是情绪本身是无法控制的。

换句话说,我们只能忍住哭,但是无法忍住难
过,委屈,尴尬,害怕……因为我们是人啊!

所以,当我们有情绪的时候,我们会批评自己。

当看到别人有情绪的时候,我们难免手足无措,想想设法让他停止。

因为如果对方的情绪继续表达的话,我们心里那些从小积累而不被表达的情绪,也许会禁不住诱惑如坚冰融化慢慢想要流淌,这是我们从小受的教育不能接受的。

是的,别人的情绪会勾起自己的,但是谁都不想面对。

我们苦口婆心或者气急败坏的给对方分析逻辑,讲道理,最终的目的是——让对方尽快走出情绪,看到他平静了,我们自己会更舒服一点。

当然,除了逻辑和建议,我们还有各种花式手段:转移注意力,搞笑,安慰,提建议或者指责。看起来各不相同,其实原因都是我们自己的不能接纳自己和对方的情绪。
6,和情绪共处,是终其一生的功课

事实上,学会和情绪共处,学会用不伤害自己和别的方式表达情绪,才是成长。

对夫妻来说,这是比要不要辞职更重要的事。
对孩子来说,这是比能不能学会自己受玩具更有意义的事。
对全人类来说,这是让人们能够和谐相处,避免互相伤害更好的办法。

到底什么是情绪?
哈佛大学著名教授威廉·詹姆斯这样给情绪定义:情绪是由身体明显变化而体现出来的一种精神状态。伴随着这些情绪的发生,你的生理机能,比如人体的肌肉、血管、内脏和内分泌腺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而这些变化的产生以及伴随着这些变化出现的有知觉的精神状态就是情绪,身体上没有发生变化不能称为”情绪”。
所以,那些让我们感受到不舒服的负面情绪,的确会对身体产生真正切实的影响。
在网络上看到一个说法: 哈佛大学的调查显示:90%的病来自我们的内在不能化解的情绪。
生理疾病如此,抑郁症更是如此。

由此,P.E.T.父母效能训练创始人,人本主义心理学家戈登博士指出:
当对方有情绪时,我们要先关注对方的情绪,然后再谈及解决问题。
甚至,对绝大多数情况下,只关注情绪就可。当情绪得以流淌,对方自己会找到解决方法。因为阻碍我们找到解决方法的,通常不是能力,而是情绪。当我们不被情绪捆绑,寻找解决方案就是一项技术性的行为,无论学习,请教,查找资料等等,我们都能专注于事情本身。

而对孩子来说。寻找解决方法的过程,正是成长的过程。家长需要做的是倾听和陪伴。

面对对方的情绪,我们要做的是回应他说的事实,和他的感受。

所以,下次见到对方有情绪,放下你的逻辑,调动你的情绪,体会他,成为他,感受她,同理他。

你就会是世界上最懂他的那个人,是让他想一生相许不离不弃的人。

真能这样的话,整个世界都会更美好。

我想,这就是戈登博士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原因。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