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永生:没有什么刚需只是习俗观念影响着人们的行为而已,为了更好发发展,性别都是可以根据环境变化的,永生也是可以放弃的!

放弃永生:没有什么刚需只是习俗观念影响着人们的行为而已,为了更好发发展,性别都是可以根据环境变化的,永生也是可以放弃的!

生命源于一片太古汪洋,人们对死亡通常会有一种误解,认为死亡从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如影随形,有生就有死,这一切看起来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其实严格来说,真正意义上不可避免的死亡是生命演化出来的,死亡归根结底是笔交易。

世界上,有一种小生命名叫阿米巴虫,是一种单细胞原生生物,人们可以通过显微镜观察到它。这种小生命的细胞质和细胞器被包裹在细胞膜中,没有固定的形状,结构非常简单,但是它却能做到一件让古今无数帝王将相都梦寐以求的事,那就是永生不朽。阿米巴虫之所以能够做到这点,是由它的生殖方式决定的,阿米巴虫可以由一个个体分裂成两个完全相同的个体来实现繁殖,对于这种无性生殖的生物来说,“死亡”两字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因为只要这些小家伙足够幸运,躲开各种致命的意外,理论上它们可以将自己的生命永远地延续下去,当它们的身体到达临界尺寸时,它们就一分为二,然后再等着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对于阿米巴虫来说,并没有衰老的概念,更没有不可避免的死亡,只要环境允许,它们就能一直这么繁育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生命起源于距今38亿年前的浩瀚汪洋,大约在距今12亿年前的某一天,地球上的第一次有性生殖出现了。
当“性”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后,不可避免的死亡也就出现了,对于一些生物来说,不仅自己的基因只能传承一半,原来的那种靠无性分裂维系永生的好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为什么有性生殖的代价如此巨大,可是生命却宁可放弃永生也要前仆后继地选择性?
因为性带来的好处更大。有性生殖可以快速地积累起增强物种适应性的创新,才使得生命开始了复杂化的进程,生命也同时开始面对不可避免的,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有一些物种在有性和无性之间切换,一会有性生殖一会又无性生殖,水螅就是其中之一。
一般情况下,水螅是通过“芽生”的方式繁殖后代的,它们的身体上会长出一个芽状的突起,而这个突起会逐渐地变成一个水螅宝宝,最终脱离母体。
除此之外,水螅如果被斩断一只触手,那么原来触手所在的位置就会长出几只新的触手,而被斩下来的触手则会再长成一只完整的水螅。
如果我们将一只水螅粉碎成100段,那么就会有100段水螅再生出来。让人惊奇的是,当一片水域里的水螅繁殖过多时,水螅呼吸出的二氧化碳就会刺激水螅生成一种性刺激素,水螅也会因此临时出现性别,雄性和雌性会将精子和卵子排入水中,是否形成受精卵就要看机遇了,水螅也正是通过临时转变成有性生殖的方式来控制群体数量的。

没有雄性就自己生出雄性再与之交配的繁殖手段并不是蚜虫的专利,有的竹节虫类和蛾类会在雄性短缺的情况下自己动手,用孤雌生殖的方式给自己生出一大堆雄性再与之交配,相当于自己给自己生“丈夫”。这种在有性和无性之间切换的生殖方式被动物学家们称为“异质生殖交替”。

在美国佛罗里达群岛中鳄鱼礁有种于叫佛罗里达鮨,这种鱼是雌雄同体的,可以根据各种实际情况改变自己的性别,当两条同性相遇时,其中一条会瞬间变性和对方交配,然后双方性别倒置再交配一次,最让人震惊的是,如果这条鱼找不到伴侣的话,它们就会自己先排卵,然后再变性,往自己排出的卵泡上喷洒自己的精液,自己和自己交配……
这种雌雄同体可以变性的情况在鱼类里并不罕见,在其他的物种中也能找到类似的情况。
即使在有性生殖的领域里,也没有什么一定之规,大自然千变万化,总是会有人类经验之外的境况出现,大自然不仅通过性向我们展现神奇的一面,也向我们展现残酷的一面。

无论我们以怎样的方式结成配偶,在我们开始享受性的时候,死亡也自动开始了它的进程,生命的倒计时在交配的欢愉之中开始了。
人们通过观察,早就发现了性和死亡之间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联系,比如人们发现溪鳟被引入内华达山脉的寒冷,缺乏营养的高山湖之后,性成熟推迟了,但是寿命足足翻了两倍。

得益于技术的进步,今天的学者们抛弃了之前对性和死亡主观粗暴的认识,得以以更加微观的视角来解释性和死亡之间的关系。
伦敦大学生物化学家尼克·莱恩(Nick Lane)表示,所有的衰老基因(gerontogenes)都有一个奇怪的特征,那就是一旦突变,后果全都是延长寿命,而非缩短。
后来学者发现,其实这些基因控制的根本就不是衰老,而是性成熟。动物如果想发育到性成熟,需要摄入大量的营养,但是当营养不足的时候,最好的策略就是暂缓发育,等营养足够之后再说。

如果我们回顾生命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死亡和性在很久以前就纠缠在一起了。
细菌为了对付噬菌体,就把抗毒基因整合到自己身体里获得抗毒性,而噬菌体却不依不饶地演化出更先进的毒素反制,双方就这么互相抬杠,开始了一场数十亿年的军备竞赛。
学者推测,正是这场军备竞赛缔造出了胱天蛋白酶(caspase enzyme)家族。
这种“死亡蛋白”会在细胞内形成连锁反应,把细胞从内部“切开”,就好像是细胞的自毁程序。一旦细菌感到形势不对,族群面临团灭威胁时。族群里最优质的细胞就会发育成顽强的孢子,而剩下的个体则纷纷启动自毁程序,以鱼死网破的方式将一切归零重来。等危机过后,孢子再重新萌发。

这种细胞的自毁行为,正是衰老以及死亡的本质。

今天绝大多数动物包括我们人类在内,体内复杂的真核细胞实际上是两种细胞的融合,宿主细胞,以及线粒体。
要命的是,线粒体被引入宿主细胞之前也是一种细菌,它的基因里也存留着细胞用以自我毁灭的“死亡蛋白”——胱天蛋白酶。令人惊奇的是,这种“死亡蛋白”并没有直接将生命推向毁灭,反而使得生命开始了复杂化的进程。

科普漫画:《万物:创世》书里在回顾生命的发展历程时写了一句话:“性和死亡出现了“。

在我们放弃永生的时候起我们每年都会过一次自己的忌日,只不过在死之前我们不知道是几月几日而已。
现在人工智能和医药的发展又让很多人有了长生的梦想,出了不少新闻,但从生命的起源和本质上来看是不现实的,死亡和自我毁灭是为了更好发展自然选择的代价。短期内看传宗接代才是符合人性基因的自然法则。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5:  2015035期双色球预测合买(1)
  2. 2015:  情绪的惊人力量,忘不掉,就在心中留个特殊的位置,你很痛苦?那就恨吧! (0)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