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终极幻想–自由

人类的终极幻想–自由  作者:李子勋

自由是人类构词学中一个最美丽的词,却也是一个最不可能的词。
要对自由下一个定义很难,这里需要考虑两个层面。顺应现实社会,服从事物发展规律,并循序渐进、水到渠成般去生活可以获得一种活着的自由。脱离现实,追求独特的思想与感悟,按照自己的美学观念去解读世界,不屈从事物规律或主流文化态度,自行其事的生活可以获得一种存在的自由。活着是一种躯体感觉,而存在是一种精神感觉。

人们一直追求和崇尚着自由,由此我们赞美随意的风、飘忽的云,赞美水中的鱼,飞翔中的鸟,因为这些东西让人联想到自由。人类构词中可以联想到自由的语词有这样一些:逍遥自在、自如、自主、随意、自行其是、无拘无束、悠哉游哉、海阔天空、独来独往、随心所欲……等等。这些词语给人带来一种宽松感,让人惬意舒服。对自由的渴望往往来源于人类心灵中隐藏着的对死亡的恐惧,以及本能欲望、焦虑、依赖、安全需求、成就压力与害怕失去……,人们希望摆脱和逃离这些情绪体验而希望找到一种可以安抚心灵的感觉,这就是自由。其实,自由是人类对永生渴望的代名词,一个可以不死的人可能是真正不再需要自由的人。

对自由的渴望也是无知的结果,自由的感觉正是无知的感觉。当我们感知不到被约束的时候就可以获得一种自由的假象。比如风受气候摆布、云受风摆布、鸟受气流摆布、鱼受水流摆布,它们的自由只是一种文学象征。对自由的渴望有一种悖论情景,你越需要自由的时候,你可能越是失去它。因为对自由的执著让你处处感觉到受限制,而现实生活中自由往往与责任、决定、承担压力有关,你得到自由的同时可能失去更多,甚至得不丧失。当你觉得自由并没有那么重要,顺应现实规律,反到获得某种意义上的自由。难得糊涂的人正是通过无知的状态去享受心灵的自由。俄国十月革命前有个诗人为了自由跟随革命,经历重重艰难推翻了旧的政体,发现建立的新体制对自由的约束更是变本加厉,结果只能选择了自杀。对自由的追求往往有种悲情色彩,因为它本身不存在

婚姻给我们情爱的自由吗?婚姻其实是对爱的约束。被约束的爱已经失去爱本质中的那种洒脱。权力可以帮助我们获得自由吗?权力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当家作主看起来让你获得一种决策的自由,但你失去的自由更多。你不得不为自己的政策去排除异己,对抗挑战,即便是错也只能将错就错。这个决策代表着你,你被它所累。人们要得到人际关系中自由自在的感觉,就要关心更多的人,为他们着想,与他们共情。当我们有一天真正做到了社交中的如鱼得水,却发现我们失去了大量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难以品尝到独自逍遥的快乐。如果不是为了逃避孤独,这样的自由真是得不丧失。

《人生不可不想的事》作者克里希那穆提说“自由包藏着极大的智慧”这的确是最好的有关自由的解释。在一个有序的世界里,自由必须顺应这个有序世界的规律。在一个无序的,混沌的世界里呢?没有规律可循,你是否就可以获得自由呢?当人处在一种可以绝对自由的环境中,内心会呈现规律,言行也要受到内心规则的约束。人们始终要生活在一种可凭借的被约束的规则中,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人必须生活在被人类建构的世界中,如文化、哲学、宗教、环境、物质与人际关系。智慧让我们觉察到在这样的建构的世界背后是深渊般的“虚无”,或道家说的“空”,而“无”给人心带来的焦虑远比没有那么自由来得巨大。
所以,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让自己轻松的获得自由的感觉:当我们忘记需要追求自由的时候,我们正好在享用着它!

流风:自由尤其是财务自由是个非常诱人的东西,但在自由前却需要付出很多,很多人都无法承受这个付出,吃不起这个苦。渐进式的,自我调整价值观,知足常乐,在追求最终自由目标的过程中也享受自由才是最大的自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