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孤岛,每个人的桥,互联网降低了相互连接的成本

每个人的孤岛 每个人的桥 作者:宗毅
作为一个企业的创始人,我觉得这世道真的变了。过去,做一个企业家,其实挺不容易的,除了天天耗在公司事务上全年无休,还要隔三差五的跑去商学院读书听课,掏出大把的银子礼聘各种咨询机构来指点江山,否则分分钟落伍。而做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因为商业世界里是有一些既定的标准和标杆的,比如今年学三星明年学稻盛,企业管理就是要不断去和更成功的企业对标,去和最佳实践无限接近。

现在,做一个企业家,更不容易了。因为,即使你为上述的活动增加了三倍的时间和金钱投入,也做不好企业:不是不努力,而是越努力越犯错。为什么?传统管理的共同思路都是基于控制、追求效率最大化和精确一致性。这毫无疑问是以牺牲多样性为前提的。这会让人满足于“把事情做对”,而不太关心“做对的事”:因此为求“正确”,人们会渐渐倾向于只做熟悉的事情,不做陌生的事情。但要命的是,机会只能产生在陌生领域中。特别是熟悉与陌生之间的边缘地带。

很多人不明白我为什么今年要花那么多时间去和罗辑思维玩儿特斯拉种桩的事情,不仅自己不好好在公司呆着,甚至还把很多同事拉下水。真实的原因很简单,一是这确实是我的爱好和价值观,我干这种事儿特来劲;二是我要亲自尝试向陌生人、陌生地带去连接和探索。而在这一过程中,我收获了依靠社群与大批有共同价值观的人的连接关系,每个人都给我带来了全新的视野。而在这个活动结束后,我也登上了华尔街日报,他们也觉得依靠社群的力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个基础设施级的任务,实在太神奇了。

其实,很简单,这就是把纵向的内部命令链变成横向的外部协作链之后产生的价值。

伟大的城市规划师简·雅各布斯,也是一位人类学家,曾经研究过人类从血缘部落到逐渐形成村落、市镇、城市、超级大都市的进程,其在1961年就曾经提出了城市规划的三要素:第一,每个区域都应该兼容多种功能,比如图书馆旁边应该有音乐厅、法院附近可以有运动场;第二,街区与街区、建筑与建筑之间应该尽可能缩短距离;第三,同一区域内有多类型、不同年代的建筑并存。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原则,是因为雅各布斯认为,推动人类逐渐从部落走入城市的力量,正是人需要保持多样性来维持进化的优势。如果缺失了多样性的连接和碰撞,一个区域或者种群的活力就会萎缩。因此,在城市三要素中,第一要素是为了让不同职业或者兴趣类型的人能够彼此连接,第二要素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很容易的进入另一个不同的区域,第三要素是为了让不同年龄阅历的人能够彼此连接。

所以,虽然我们只是信息之海中的一座卑微的孤岛,但是这一次我们掌握了选择权: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也可以选择是一座桥

互联网降低了“架桥”的成本,使人们彼此寻找、相互连接的成本变得极低:过去的寻觅成本太高,很难彼此连接,因此人们不得不妥协于现实环境;而今天,贴吧、群组、社群,给我们提供了无数种“架桥”方案。因此,懂得这个规律的人,就会给自己建出一座“亚马逊丛林”——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所在,也是最有价值的所在。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互联网穿越,我养成了一种近乎本能的习惯:如果说过去是盯着自己的存量,逐渐线性积累的话,今天则时刻向外界探求连接,寻找接口、打通节点,寻找多样性的可能,通过杂交、混搭、跨界、“转基因”,用增量打败时间。当物理反应改成了化学反应,无需使尽蛮力,飞花摘叶皆为利器。

这不,当罗辑思维宣布要做月饼的时候,我直觉认为这绝不可能只是一个月饼的故事。我立即抓起电话跟罗胖交流,看月饼是否也是一个连接利器。没想到,我们一拍即合,罗胖连说“月饼就是根网线,你拿去随便连接。你懂的”。

反正,骰子就这样掷出去了。连接总会发生,点数总会出来。

罗胖曰
看到宗毅上《华尔街日报》的消息,我羡慕嫉妒,不恨,且逢人就说。
我从没见过一个连接意识这么敏感、游戏精神这么浓烈、试验胆量如此够肥的生意人。
你可能会奇怪——宗毅为什么要干这些?做一个和自己企业的产品营销完全无关的活动,和钱有仇么?
告诉你背后的秘密吧——
1,大规模连接一旦发生,后果根本无法预测。只管连就是了。
2,不必有任何预设和期待,但美好的事情会自动发生。只管等就是了。

流风:做对的事而不是把事情做对!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