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不应该读新闻,新闻的意义不大浪费时间污染了大脑思维

流风导读:如果想要理解这个世界的话,没有比读书更好的方法了。因为我们在200年前发明了一种有毒的知识类型:新闻,即世界各地的消息报道。当今的新闻信息实在太多,绝大部分是无用琐碎的东西,很少人能够从中筛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如果说工业污染了地球,化学污染了身体,那么媒体却污染了大脑。实际上关注新闻不是什么竞争力的优势,而是种劣势

真正逻辑慎密的思想真理不会像段子那么“可口”,偏偏越多人转发段子,大家越以为那就是真理,也越少时间去学习真正经得起考验的智慧

德国经济学者Rolf Dobelli的著作《Die Kunst des klugen Handelns》,中译本是《明智行动的艺术》,其最后一篇题为《为什么你不应该读新闻》。

苏门答腊的地震、俄罗斯的坠机事件、一个男人将自己的女人在地下室关了30年、海蒂·克鲁姆和席尔分手、德意志银行破纪录的工资报酬、在巴基斯坦发生的暗杀、马里总统的辞职、掷铅球的最新世界纪录,人们真的必须要知道这些事情?

我们的信息很灵通,但知道的很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200年前发明了一种有毒的知识类型:新闻,即世界各地的消息报道。新闻对于我们的精神的影响,就像糖对于身体的影响一样:新闻是可口的,容易消化的——但长期下来却是有害的。

3年前我开始进行一个实验。我决定不再阅读新闻,取消了所有报纸和杂志的订阅,把电视机和收音机从家中搬走,将苹果手机上的新闻应用程序删除,我不再碰任何一份免费的报纸,而且当飞机上有人在我面前阅读报纸时,我会有意识地看向别处。在最开始的几个星期这么做是不容易的,很煎熬,我总害怕会错过些什么。但在一段时间之后,我有了一种新的生活感觉。3年之后,我的思维变得更清晰,见识更深远,可以做出更好的决定,有了更多的时间,而且最好的一点是:我从未错过什么重要的新闻。我的社交圈子——不是指脸谱网,而是现实中真正的朋友和熟人——起着新闻过滤器的作用。

回避新闻有很多的理由,我这里只说最重要的三个。

第一:我们的大脑对于骇人听闻的、与人物相关的、喧闹的和变换快的刺激会有极为强烈的反应——而对于抽象的、复杂的、需要解释的信息则有着极为微弱的反应。新闻制作者便利用了这一点。吸引人的故事、显眼的图片和耸人听闻的“事实”会牢牢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结果就是所有构思缜密的、复杂的、抽象的和不易看透的内容都会自动地被隐去,尽管这些内容与我们的生活和与对世界的理解更加相关。所以说为新闻消费的结果就是凭借一张错误的危机入场券在大脑中闲逛。花钱去看新闻的人会把大多数话题的重要性完全估计错误,他们在报纸上读到的那些危机不是真正的危机

第二:新闻的意义是不大的。人们可以在过去的1年内看完大约一万则短新闻——每天约30则。请你很诚实地说出一则新闻,它使你能比以前做出更好的决定——对你的生活、事业或生意。没有人在我提了这个问题之后能说出2则以上的新闻——从一万则新闻中。多么可悲的比率。新闻机构要的是使你相信,他们给你提供了更具竞争力的优势,很多人就这样受骗了。实际上关注新闻不是什么竞争力的优势,而是种劣势。如果关注新闻真的可以使人们获得更多成功,那么记者早就应该站在收入金字塔的顶端了,但他们并不是这样。

第三:浪费时间。普通人因为新闻平均每周浪费半个工作日。从全球范围看来,这给生产力带来的损失是很大的。比如2008年在孟买发生的恐怖袭击,恐怖分子在残酷的自我满足欲望中杀害了200人。请你想象一下:平均一个小时有10亿人在关注孟买的悲剧,他们关注着这一新闻,听着电视上某些“专家”和“评论家”的喋喋不休。这是个很符合实际的推算,因为在印度有超过10亿的人口,但我们还是按照10亿保守地计算,10亿人每关注一个小时加起来就是10亿个小时,换算过来就是:有2 000个人的寿命被新闻消耗了——比恐怖袭击造成的死亡人数还多9倍,这个视角虽然很讽刺但也很现实。

你害怕没有新闻的生活会使你被朋友们排斥?你也许不知道在西伯利亚某处有飞机坠毁,但是你可以理解这世上深层次的而且往往不是一目了然的关联,你可以将这些与其他人分享。谈到你不看新闻的事情时你不要有顾虑,人们会很感兴趣地听你讲述。长话短说,请你放弃对新闻的消费,而且是全部你可以阅读长篇的背景文章和书籍,因为如果想要理解这个世界的话,没有比读书更好的方法了
—————————————

台湾的李敖曾坐了很多年的牢,在信息上与世隔绝。
出狱之后,他钻进图书馆猛读报纸。
几天之后,他掩卷长叹:这么多年没看新闻,原来损失有限。
从此,他给看新闻的行为起了个名字——“追新闻屁”。
新闻中不是没有知识,但它是被悬念、反复、猜测、臆断、胡说无限拉长的知识。

—————————————-
首先,当今的新闻信息实在太多,绝大部分是无用琐碎的东西,很少人能够从中筛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有规律节奏的声音是音乐,太多的声音混杂就是噪音了。

其次,新闻工作者最大的原罪就是:没话找话说,而且刻意去找你喜欢听的话来说
如果是单数年,新闻大事会少很多,属于新闻淡季。但是新闻机构不能结业,也不会就此裁减一半人手。从业员更加要挖空心思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我做了10年新闻从业员,每次遇到有人问:“最近忙吗?”我都回答:“我们哪怕没事也要找点话来说啊。”如果某一天世界上真的没有任何对受众有意义的事情发生,明天的报纸也不会诚实地告诉你“NO NEWS”,因为没有人会拿一份这样的报纸。
为什么做这条新闻?我觉得最诚实的答案,是因为没有新闻。要是遇上大国大选、奥运会、金融危机,谁TMD闲着做这种破东西。

说起来,做食物生意的往往在新闻淡季会容易被揪出来批斗,因为受众关心,宁愿杀错也不会放过;另一方面,新闻机构又可以用这种批斗来敲诈一点广告费回来,可谓一石二鸟。

再次,就是新闻已经异化成为一种消闲产品。其中的表表者是娱乐新闻。
明星加上娱记,一起照着受众的口味演一出戏,你想要挤事业线就挤事业线,想要绯闻就没事找事说点绯闻。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各种变态欲望,为大家打发觉得无聊的时光。严格来说,这只能说是一种消闲产品,与一般人理解的“新闻”两个字毫无关系。如果这也叫新闻,那么果冻也可以算是一种新闻了。

Rolf Dobelli说,“我们的大脑对于骇人听闻的、与人物相关的、喧闹的和变换快的刺激会有极为强烈的反应——而对于抽象的、复杂的、需要解释的信息则有着极为微弱的反应。
新闻制作者便利用了这一点。吸引人的故事、显眼的图片和耸人听闻的‘事实’会牢牢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结果就是所有构思缜密的、复杂的、抽象的和不易看透的内容都会自动地被隐去,尽管这些内容与我们的生活和与对世界的理解更加相关。
所以说为新闻消费的结果就是凭借一张错误的危机入场券在大脑中闲逛。花钱去看新闻的人会把大多数话题的重要性完全估计错误,他们在报纸上读到的那些危机不是真正的危机。”我们的身体需要均衡的营养,但口舌却喜欢甜的,新闻就像是思想的甜点,制作者知道大家喜欢甜的,就拼命制作甜的,到头来伤害了我们的大脑。
新媒体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趋势,制造大量的段子以“看起来有理”的面貌弱化大家的思辨能力。真正逻辑慎密的思想真理不会像段子那么“可口”,偏偏越多人转发段子,大家越以为那就是真理,也越少时间去学习真正经得起考验的智慧

越吸引人的东西可以获得越大量的转发,铺天盖地而来,到头来你会以为那就是“真实”。

如果说工业污染了地球,化学污染了身体,那么媒体却污染了大脑。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5:  2015090期双色球预测(0)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