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好他人的时代过去了,靠魅力吸引他人的时代开始了!

讨好他人的时代过去了,靠魅力吸引他人的时代开始了!
很多人把朋友的快乐看得比自己重要的,每一次刻意讨好他人压抑自己都是个性的丢失都在向郁郁症靠近,做真实的自己,听从内心的想法才是救赎之道。

顾客就是上帝是大多数商家和企业接受的理念。取悦他人是工业社会的心理结构,企业家需要讨好消费者才能获得更多机会,在传统媒体里,想表达什么根本不重要,关键是观众想看想听什么?这是一个被刻入骨髓的思维习惯。
在互联网时代,自由主义时代,社会的结构变化了,人和人的连接,信息的传播,物流的便捷都发生了变化了,人们的生活和思想思维方式都发生了变化了。
在不缺乏产品和信息的时候人们更倾向选择那些自己认为有个性,牛逼,酷比的产品、想法和个人,尽管产品有很多缺陷,尽管你经常得罪人但认同他的人确无比拥戴他个性的张扬。
放弃取悦他人,放弃取悦朋友,做真实的自己,听从内心的想法,让兴趣作为主导,彰显自己的个性这样才能展现你的人格魅力,最终赢得市场赢得喝彩赢得你想要的东西,这是新时代的唯一的救赎之道。
想自己所想,做自己所做,说自己想说的,只接受有建设性的建议,不接受无意义的意见和批判,不刻意讨好别人压抑自己,不浪费时间纠缠跟自己内心想法目标不一致的东西,这样才能远离抑郁症,实现人生价值,避免因为讨好而堕落。

——————————————————–
下面是推荐一篇文章:为什么逗比最容易抑郁? 作者:蔡方华

罗宾·威廉姆斯演过很多深沉的电影,但在我的印象里,他始终都是一个逗比。他脸上总是挂着一种谦卑的笑,笑得让人心疼。有时,隐隐地觉得,他笑起来像崔永元。
也许,抑郁症患者的表情真的有某种相似之处,只是不容易让人觉察。
就在这两天,微信上流传着一篇《女主播抑郁症日记》,读后颇有惊心之感。作者曾是央广夜新闻的主播,我的一位同事和她一起做过节目,从来没发现什么异样。但从文章里能够看到,她的私人生活完全陷入泥潭,厌食、狂躁、自戕、情绪失控、对世界完全失去兴趣。当多家医院诊断出她患有重度抑郁症时,她甚至觉得好笑。因为在她自己和熟人的眼里,她从来都是一个有趣的逗比。正是在她自己,在文章中使用了“逗比”这个网络流行词汇。

几乎在每个人的生活圈子里,都有一两个逗比。他们善良、有趣、讨人喜欢、热衷自我调侃,经常把群体的快乐看得比自己的快乐更重要。这样的人如果是个胖子,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他比较瘦,睡眠也不好,他多半就是抑郁症患者。

我并不了解抑郁症的病理学知识。但就我个人观察看来,抑郁症患者比其他人有着更强烈的取悦他人的冲动。这种冲动甚至形成一种政治人格:周围的所有人都是潜在的选民,如果不能获得他们的认同乃至喜爱,生命就没有意义。这种人一般深藏自己的个性,除非个性突然爆发难以收拾。爆发之后,他又会被深深的自责所吞噬,恨不能向整个世界道歉。

抑郁症是一种病,但它同时又是一种话语结构。在这个结构里,主语或者说主体被深深地压抑与藏匿,有时甚至到了匿名的程度。抑郁症患者是一种匿名的存在。无论他多么显眼、多么著名,对他自己来说,越是不存在才越有存在感。只有所有人都比自己更重要时,抑郁的症状才能稍稍减轻。如果这个结构出现坍塌,当某个人忽然发现,自己取悦世界的能力,完全不能满足自己取悦世界的需要,抑郁的病理学特征就爆发出来,从而进入患病的状态。很多抑郁症患者之所以露出水面,都是因为丧失了取悦的平衡。他所拥有的所有技巧,都已经不能实现取悦他人的目标。他感到失败了,并为此体会到深深的可耻。自我伤害此时开始出现。

如果把抑郁症看成一种话语结构,就会意识到,在我们的时代里,有两种职业最容易让人抑郁起来,即官员和媒体人

如果经常和政界人士打交道,就会发现一个现象。最成功的官员,往往是圈子里最幽默、最可爱的。他能开一些高雅或低俗的玩笑,和每一个同事都能说上笑话。在正式场合发言时,他说着一些他从不相信的套话和假话。在圈子聚会时,他说着一些他信以为真的笑话。他在每个时刻都必须分别取悦两个群体:他的上级和同僚。过着长期这样的生活,他的自我实际上早就被深深压抑了,变成了一个没有个性的、匿名的存在。而只有匿名的存在,才能在危机四伏的政坛披上隐身衣,才能如鱼得水。为什么官员经常让别人觉得溜光水滑、摸不着头脑?因为他的个性已经被繁复的、如蚕茧一般的修辞所包裹,他变成了符指化网络里的一个符号。

在政治局面较为平稳,或者说,在整个符指化网络趋于稳定的时候,官员的抑郁症处于沉睡状态。但是,当熟悉的语态被打破,当整个话语体系遭遇颠覆,甚至,只是话语环境中某一个符号表现异常,官员的抑郁症就可能全面发作,让一整套体系进入癫痫状态。其中那些最敏感的人,会在语态改变的初期就感受到某种危险,并提前做出反应。他们跳楼、自缢、溺水、伤害他人。他们试图向自我回归,向自我呼救,只是,自我已经不在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他孤立无援。

媒体从业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媒体环境里,取悦他人的环境因素可能没有官场那么浓厚。但是,长期的言不由衷,压抑的从业气氛,僵化的工作流程,一成不变的写作方式,对上级的人身依附,政治危险的如影随形,都让媒体人不得不小心控制自我的出场。当“说话”这种最基本的自我表达也有了政治意味时,媒体人的自我就变成了政治修辞的一部分,变成了必须被阉割的赘疣。“政治家办报”的一再强调,更让媒体人彻底丧失对个性的信任。变成了逗比却还一本正经,这可能就是很多媒体人的悲剧所在。在传统媒体的行业收益还飘红的时候,自我压抑的危险还能被职业虚荣心所冲淡。但是,当繁华不再、往事不用再提,整个话语体系的荒谬性也暴露出来。行业的低温如同药水,会让抑郁症从底片上慢慢显形。不难预见,未来一段时间,人们还将一再听到媒体人员自杀的消息。

看到这里你可能就会明白,崔永元为什么在事业巅峰期突然离开“实话实说”栏目,因为逗比形象已经极度危害了他的健康。也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会为着他并不了解的转基因问题大战方舟子,因为只有这么做,他才能找回自我、强化自我、重建自我。这是一场令人肃然起敬的风车大战,他其实是在自我治愈。

在此提出抑郁症自我诊断三法则。你是不是已经没有能力脱口而出了?你是不是把朋友的快乐看得比自己更重要?你是不是因为笑得太多、脸上练出了六块腹肌?如果全中,恭喜你,你是一个逗比,你随时都有可能抑郁。

在抑郁症发作之前,请千万记住,做人一定要天真。只有天真才能摆脱被符号化的危险,才能让你得救

————-

再推荐两个非常好的网易公开课TED演讲视频:

心灵各种_凯文·布雷尔:一个抑郁喜剧演员的自白_网易公开课
http://v.163.com/movie/2014/3/S/3/M9LNHT8KN_M9M1LNAS3.html

心灵各种_舍温·纽兰:电击疗法如何改变了我_网易公开课
http://v.163.com/movie/2014/3/E/B/M9LNHT8KN_M9M1M1CEB.html

抑郁症是一种病,不是单纯的内心郁闷痛苦,特别是重度患者无法自我治愈,需要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否则很容易导致自杀。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5:  潜能是心想事成的内在力量,人最大的浪费是没有尽力开发自己的潜能,而不是金钱和时间!(0)

2 条评论

  1. 沙发2014-08-19 下午4:30回复
    流风

    凤凰每隔500年就会浴火重生一次,人生也没有什么困难跨不过去的!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